李東海有時候真的覺得命運是個很奇妙的東西。

如果不是命運,他不會大老遠從木浦來到首爾。
如果不是命運,他不會認識那把他當親弟弟一般照顧疼愛的金希澈和鄭允浩。
如果不是命運,他不會一連與幾次的出道機會錯身而過,最後幸運地成為這個有著13個成員的龐大家庭的一員。
更重要的是,如果不是命運,他不會遇見他的李赫在。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李東海發現自己已經無法去想像如果沒有這些際遇,那現在的他會在哪裡?
更正確的說,應該是他已經無法想像要是沒有遇見李赫在,那現在的他會是怎樣?

跳舞時右前方的位置空蕩蕩地,不會有人做著與他相同的動作,數著相同的節拍。
闖禍時,也不會有人檔在他的身前,用那不比他寬厚幾分的肩膀,保護著他,努力地想幫他撐起那片天。
覺得累時、難過想哭時,不會有人牽著他的手,溫柔地對他說著安慰的話語:



他說:『我愛你,覺得疲憊的時候,就握住我的手。』
他說:『不要難過,我一直都在,不會改變。』
他說:『我跟東海本來就在交往中。』
他說:『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他說,他說……



────────────────────────────────



李東海鼓著雙頰,有些無力地關掉早已不知來回按轉過幾次的電視,隨意將遙控器往旁邊的單人沙發一丟,他伸直了雙手,下意識地想伸個懶腰,卻在連哈欠都沒打完時,猛然想起了他腿上還有個正呼呼大睡的傢伙。

驀然地停止身體的動作,李東海輕輕地放軟了身子,默默地靠回原位。

枕在他腿上的人,似乎完全沒有受到他的打擾,仍然緊閉著眼。
四周很安靜,難得的休假日,哥哥們似乎都出門了。
英雲哥帶著正洙哥說是去看醫生,鐘雲哥和厲旭也出去了,起範還在拍戲,所以始源只好回家,而奎賢則是黏著晟敏哥和神童哥一起跑健身房去了,只有希澈哥和韓庚哥窩在房間裡不知道在幹嘛。本來人多吵鬧的宿舍,突然間變得空蕩蕩地,還真是讓他怪不習慣的。

輕淺而均勻的呼吸聲不斷迴繞在耳邊,李東海低下頭,用手輕輕撫著躺在他腿上的李赫在的額。

腿有些發麻了,可是他卻一點也不想動,伸手細細摸過那雙單眼皮下的黑影,如果可以,他希望能讓這人好好休息,只要他能睡得安穩,就算要他一輩子不動他都願意。

恍恍惚惚地發呆著,突然,他想起了,方才上網瀏覽時,在UFO系統裡看見的歌迷留言。
千篇一律的CP問題,不知為何在這陣子突然有暴增的跡象。
瞇了瞇眼,想來應該是他上回華麗麗的分手論嚇壞了許多人吧。

有點忘記兩個人到底是為了什麼在爭吵了,反正幾天沒連絡上,一通電話就吵架這種事在他們兩個分開兩地之後早已經習慣了。
但那回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吵得特別兇,氣得他當場手機一掛電池一拔,摔門出房間,看見正在用電腦的奎賢,一屁股把人家擠下占據了使用權後,滿肚子火地打開UFO隨便選了條恩海的留言,直接了當地打上分手的字眼,好宣洩他對某人的不滿。

反正傳啊傳地總是會傳那隻臭猴子耳裡,況且就算歌迷不說,他身旁那個正一邊抓著手機,一邊錯愕地瞪著他看"趙領導"也會通風報信的。

跟著他走到廚房拿了桶冰淇淋大搖大擺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按著電視,等著某人收到消息後來給他道歉。

誰知道,等了快一天後,那個某人不但一點反應都沒有,甚至連電話也沒來一通。於是乎,李東海清楚地知道了,那個某人可能比他更生氣。

那一瞬間他委屈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拿起床頭擺著的歌迷送的猴子娃娃就是一陣摔加打,那娃娃被他折騰得連肚子裡的棉花都快跑出來了,一邊打還一邊咒罵著遠在韓國的那人的不是,直把跟他同房的厲旭嚇了個半死。

那幾天裡李東海的心情說有多不好就有多不好,臉色說有多臭就有多臭,SJ-M宿舍裡有說多低氣壓就有多低氣壓。

SJ所有成員不論是在韓國的還是在中國的,都接收過他的騷擾,算準了時間,情緒一來電話一撥,線一接通就開始撒嬌,偏偏誰都打過了就是執拗彆扭地不肯打給李赫在。

其實在兩人吵架的隔天,李東海就後悔了,畢竟他們兩個吵架那次不是因為自己,但個性使然他就是拉不下臉去求和,可沒想到李赫在那笨蛋這回竟然比他更拗,兩個人死活不肯先低頭連絡對方的下場,就是可憐了身旁一票兄弟們。

一下子是這邊韓庚接了電話,李赫在吞吞吐吐了老半天連國家大事都聊過一輪了,最後還是韓庚無奈地嘆了口氣對他說了句東海很好,只有食欲不好,還有兩個人年紀也不小了都長大了,拜託你們趕快和好。

一下子是那邊李晟敏接了電話,李東海同樣吞吞吐吐了半天,連遠在木浦的BADA和李晟真都問過一次之後,李晟敏用著怨靈似的口氣告訴他,赫在什麼都好,就是心情不好,只差沒有跪求他們兩個趕快和好。

然後在此之後,SJ全員都有了個共同的認知,下回只要再接收到他倆吵架的消息,不管三七二十一電話通通設拒接再說──被他們兩個一鬧別人還要不要休息談戀愛啊?!

最後他們兩個就這樣一路僵持到出發到日本拍寫真的前幾天,他突然收到遠在韓國的金希澈丟來給他的訊息之後。

『韓庚‧ 說 (下午 10:40):東海,看見了一個很好玩的東西,接著。』

跟著在訊息之後的,是一個檔名叫做One Love的壓縮檔。

李東海滿臉黑線的看著螢幕上顯示的"韓庚"兩個大字,然後再轉頭看了看正坐在一旁一手拿著電話忙著和經紀人聯絡明天行程的本尊。

……

沉默了半晌,他抖著嘴角,敲回了幾個字。

『東海‧ 說 (下午 10:41):哥,沒有你這樣光明正大查勤還順便聊天的好嗎?』
『韓庚‧ 說 (下午 10:41):囉嗦!要你管!臭小子快點收,我等等還得出門錄廣播!』

聽話地按下接收鍵,李東海對著螢幕,猶豫了半晌。

『東海‧ 說 (下午 10:44):那個……哥、我……這個……那個來這個去了半天就是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韓庚‧ 說 (下午 10:46):……放心吧,李赫在還活跳跳的,東西傳完了我下了,記得要給我馬上看!』

……

一臉冏樣地,看著視窗上"已離線"的幾個字眼,李東海打開剛剛收到的檔案,解了壓縮後一看,不到30MB的資料夾裡,只有五六個,用日期命名的音訊檔。
伸手按開了音響的開關,他隨意點播了其中一個音頻。
有些吵雜的歌迷喊叫聲,伴著奎賢的聲音自音箱內傳出,聽得出來是現場錄的音,但清晰度還算可以。

皺著眉將所有檔案都聽過一次,說實話他實在不知道金希澈特意丟這些李赫在表演One Love的音頻給他究竟用意何在?

拿過放在一邊的手機,就在李東海掙扎著要不要乾脆一通電話打回韓國問個清楚時,身後不知何時已經收了線的韓庚突然地說了句:「赫在把歌詞改了嗎?」

咦?
歌詞改了?

有些詫異地轉過頭看向韓庚,就見韓庚挑了挑眉,一臉莫測高深的對他說道:「不信你再仔細聽聽?」說完不再搭理他,起身回房。

半信半疑地將音量調大了些,跟著再把所有音頻聽了一次後,這回李東海無法自己地紅了眼。

熟悉的嗓音吟念著的那句"Please don't go my girl"清楚地傳入他的耳裡,一個字一個字地打進了他的心裡。
突然胸口覺得暖暖的、鼻子有點酸,止不住微笑地看著音檔上的日期,那是他要出發到中國的前幾天,兩個人自相遇後第一次要分開那麼長的時間,那日子他是絕對不會忘也忘不了的。

那個笨蛋為他改了歌詞,然後他卻從來都沒發現……勾著唇笑著,李東海對著螢幕輕輕地說了句:「傻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穎‧Moying 的頭像
莫穎‧Moying

昨夜星辰昨夜風

莫穎‧Mo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