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奎賢第一次見到李晟敏,是在鄉下一家孤兒院的圍牆外,在他正要搬去新家的路上。

那時的李晟敏穿著孤兒院的粉紅色背心,半彎著腰地蹲在白色大牆的旁邊,正在幫院裡那群把球踢出牆外的孩子們撿回他們唯一的娛樂。

而趙奎賢就坐在對街路口的車上停紅燈,遠遠地就看見那個走出孤兒院然後蹲下身子來的背影。以男生來講略嫌稍長的黑髮在冷風的吹拂下顯得有些凌亂,再加上一身的粉紅色背心、合身牛仔褲和粉紅色帆布鞋,要不是因為念了醫學院也當了好一陣子的醫生,再怎麼近視也好歹對人體線條熟到不能再熟,否則依對方的穿著打扮來看,簡直和時下偏中性的女孩子沒什麼兩樣。

微擰了擰眉,正想將視線收回時,卻看見那個一直背對著他的男人突然轉過了身,跟著,趙奎賢看見了一雙讓他印象深刻的漂亮眼睛。

在那一瞬間裡,他想起了一個讓他異常想念的男孩。

男孩是他曾經的病患,跟李晟敏一樣也有著一雙美麗的眼睛。只不過與李晟敏那宛若星夜般的熠熠發閃不同,他記憶裡的那個男孩所擁有的,是一雙彷彿大海般清澈乾淨的眼。

可遺憾的是,那雙如海澄澈般的眼在病魔的折騰下,最後卻失去了他本該有的明亮。

回想起失明後的男孩憔悴地躺在病床上,對握著他的手始終對他不離不棄的男人,問著他的眼在對方心裡是否依然最美時的那神情,趙奎賢這輩子是絕對忘也忘不了的了。

雖然這不是唯一懷念那男孩的理由,但對於那個男孩,趙奎賢始終是覺得有些負愧的。

有些鬱煩地呼出口氣,在踩下油門前,他透過車窗,望著正走進孤兒院的背影,心裡突然有些感慨。

如果可以一直明亮下去的話就好了──不論是眼前這個陌生的男人或者是他記憶裡的那個男孩。
如果他們的人生,可以像他們的眼神一樣一直一直明亮下去的話就好了。

但雖如此希望著,可趙奎賢清楚地知道,不論是那個男孩,或是眼前正消失在孤兒院大門後的身影,他們的人生都不是他能掌控的,甚至沒有他參與的餘地。

而就在趙奎賢以為他這輩子不會在與那雙眼有任何對視的機會時,當天下午,他便錯愕地在他新家隔壁的門口,再度遇見了那個穿著粉紅色背心的男人。

男人一手抱著看起來頗有重量的東西,一手還握在門把上,側著身子瞪著大眼一臉驚訝的望著他。
少了粉紅色背心的亮眼,多了駝色長風衣的襯托,面前的男人身上有著不同於第一次見面時的朝氣,反而多了一股濃濃地,屬於秋的瑟索味。

在一瞬間的微訝後,趙奎賢面無表情地望著眼前的人,眼角的餘光不小心地瞥見了對方仍掛在身上沒有拆下的教學證。
微挑了挑眉在心裡默默念過對方的名字,他瞄了瞄腕上的手錶,跟著趕時間地直接掉頭走人。

反正來日方長,他想。

=================================================

趙奎賢視角。
不知道這樣子的寫法會不會造成閱讀上的困擾或不便,如果有請儘量反應給我。

然,歡迎用力水我樓。X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穎‧Moying 的頭像
莫穎‧Moying

昨夜星辰昨夜風

莫穎‧Mo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