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域,閻殿。

 

平日裡總大敞著的殿門,今日卻一反常態的緊掩著,廣闊的殿裡,光線幽暗,只有那自虛掩的窗縫裡微微透進來的月光薄弱地籠罩著閻殿。

 

幾雙墨黑的瞳眸在幽薄的月色中更顯得晶亮,參差的坐落在大殿中,他們的眸光緊緊鎖著那個坐在高位,與其他人不同,擁有一雙如焰般火紅瞳眸的男人。

 

男人將頭抵靠著撐在桌案上的左手,右手指間輕敲著上等的檜木桌面,沒有說話,只悠閒地看著眼前那幾個因他的反應而神情顯得有些侷促的人。

 

殿下的幾人,只敢僵著臉龐陪笑著,無人敢說話,就怕一不小心惹怒了面前那以難纏善變出名了的鬼域之王。

 

相對男人的悠閒,底下坐著的幾位神界老臣,一舉一動可就顯得戰兢不安了。

 

在三界大戰如火如荼的開打時,被派來這平日被他們神界眾神給視為低下污穢之地的鬼域就已夠倒楣了,還得面對著那舉手投足接散發著冰冷王威的邪異男人……這,要是一個沒留意搞砸了上頭派下來的事也就算了,頂多被責罰降個職罷了,可最令他們害怕的是,若惹惱了眼前這個男人,自己連有沒有命回神界都不知道。

 

畢竟在這兩界長久以來所維持的友好假象已徹底崩毁的緊張時刻,自己腳下踏的還是別人家的地盤哪!

 

「喀、喀……」指甲敲觸到木頭的聲音仍虛弱的迴盪在空曠曠的殿上,斷斷續續地響著。

 

男人冰冷的看著下頭那幾張老臉好半晌,忽地,自指間發出的聲音停止,形狀完美的薄唇緩緩勾起,邪魅的紅眸在面前的眾神臉上溜了一圈,才慢慢開口道:

 

「這麼做,我鬼域又有何好處呢?」

 

呃,這……聽言,神界使者們面面相覷著。

 

「…回鬼王,我們陛下有言,若是這事能成,神界將鳴金收兵,立刻退兵。且鬼域在此戰中所有損失,神界也將一一賠償。」

 

「喔?」聞言,男人有趣地繞高了兩眉,「就這樣?」

 

哼,這神界也未免太愚蠢吧!「呵,別以為本王不知道你們為何急著談成這件事,神界內部的情形如何,我想你們是比我還清楚的,就不用本王多費唇舌。既是如此,拿這等拙劣的條件來談判,不覺得神界太沒有誠意嘛!」勾唇哼笑著,溢出口的音調看似如平時般慵懶漫不經心,可卻也令人無法忽視那隱於其中的不快之意。

 

拜他那無緣的鸞生兄長之賜,神界最後的兩個希望,不但少了一枚,宮廷內部也因神界太子之死而動盪不安,原先因太子壓制而沉於檯面下的奪權陰謀也漸漸浮上檯面,就連原本有意要調派回神界防守的另一名重要大將,似乎也因某種緣故抗命不為。

 

而這緣故,呵,不就是神界連忙要送來這的燙手山芋嗎?

 

輕輕磨娑著下顎,男人有趣的想著。

 

不過怎麼上面那老頭,就沒想到要將忠須先得將心這一套呢?

 

總之以現下這等情況來看,鬼域要在三界大戰中打敗頓失兩猛將腹背受敵的神界,根本不難,甚至可以稱得上是易如反掌的。

 

 

「這……」聽聞那高坐在上位的鬼域之王所言,冷汗不約而同的滑過神界眾神的額際。

 

「哼,如果諸位無話可說的話,就請回吧!本王不送了。」語畢,站起身做勢要離開。

 

見狀,眾神一驚,連忙說道:「請鬼王大人稍做留步,我們還有另一個條件。」

 

「喔?」男人挑了挑眉,回頭道。「說來聽聽。」

 

「……呃,我們陛下有言,如鬼王大人有其他條件,可以開出,只要不難,神界都會照辦。」這但書是在真不行時才說,也就怕鬼界會開出什麼刁鑽的條件。

 

「喔?任本王開嗎?」

 

「…是的……任您開,只要可行,神界都會照做。」

 

連但書都說出口了,現下他們所能做的也就只有暗自祈禱了。

 

祈禱這難纏的鬼王不要說出太刁難的條件。

 

「呵,這倒有意思。」回身走回坐椅上,男人微笑著。

 

沒想到神界為了他們僅存的希望,竟然連這種條件都可以說出。

 

不難想像那老是高高在上的種族近千年來究竟腐化成什麼樣子。

 

「該開什麼條件呢?讓本王好好想想吧……是要神界自降於我呢?……還是……」故意低聲說著,男人惡意的欣賞著眼前幾張老臉上的顏色。每隨他脫口而出一個條件,那些神臉上的色彩也就更黑一分。

 

好一會後,男人終於像是玩夠了般,突然對眼前那幾位已經遙遙欲墬快昏厥的神說道:「……聽說那女人還有一個雙生哥哥是嘛?」

 

呃,那女人?哪個女人?

 

被男人剛剛吐出的條件給刺激的心臟有些無力的眾神們,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問題,只能愣在原地無法反應。

 

「呵!」看著眼前幾神的反應,男人此刻難得好心情的重複才的話語:「那個名叫是音的女人,還有個鸞生兄長不是?」

 

「…您是指無痕?」

 

「哼,不管他叫什麼名,本王要他,把他給本王一起送來。」指甲輕敲著桌面的聲音在度響起,男人說道。

 

「…這……」眼下的幾位老臣一臉的猶豫,任他們再怎樣想也沒猜到眼前一身邪氣的男人竟會開出這等條件。

 

只要一個神界叛將之子?

 

他們有沒有聽錯?

 

可男人才不管那些老頭的想法,只逕自說道:「聽清楚了,本王要他,這就是鬼域所開的條件。」也是他私心所開的條件。語畢,男人不在多說,轉身離去。「燕一,送客!」

 

等了千年的機會,好不容易送上門來,他,是絕不會放棄的!


================================================


嘆。
為什麼我以前寫得出這麼小說的小說?
看慣了我現在的風格,嘖,這根本不是我寫的吧?(冏)
落差太大的文筆,是要怎麼填坑?

這篇文我前後都砍了快50萬字了,再砍下去‧‧‧不如棄坑。(默)

(跪)

拜託誰來給我點意見。(掩面)

創作者介紹

昨夜星辰昨夜風

莫穎‧Mo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