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內有BL請慎入。

→POPO專欄。→
→粉絲頁。→

「你好嗎?」
不知道已有多久沒再夢見你,很想、很想你。

===============================================

忘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習慣,他總是在三月的上旬,回到這座滿是回憶的城市裡。

帶著那從墨爾本一路尾隨的炙熱感,回到首爾這足以凍結人心的寒冷中。

下意識地伸手緊緊抓住了掛在胸前的指環,他蹲下身子來,平視著身前那雖睽違了一年卻依舊讓他感到心痛欲碎的名字。

明明是接近正午的時間,天空卻反常地一片陰暗,厚重的烏雲遮住了溫暖的日光,略帶潮濕的空氣喚回了左肩處熟悉卻又陌生的痠疼感,可以往那總是會微笑著幫他按摩紓解疼痛的人卻已不在了……


不,怎麼能說他不在呢?他明明就還在他眼前啊……

伸出手輕輕地拂去飄落在石碑上的雪花,動作溫柔地一如以往他撫著那人的臉龐──只是手掌下所感受到的,再也不會是那令人心醉的體溫了。

張了張口,有好多話想說,他卻一個字也開不了口,只能微笑著碰觸那冰冷的名字。

在那人走後,他也跟著離開了這座城市,然後一步步地循著對方留下來的夢想,慢慢地用他的雙手,去觸摸那人所來不及看到的世界。

帶著沉積在眼底那始終無法抹去的哀傷,他靜靜地看著石碑上的一字一劃,在心裡輕念著那深刻在他生命中的名字──不會有人知道,他曾有多麼地感謝上蒼,給了他們兩個一模一樣的姓氏,在他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攜手踏上日本的土地之後。

啊。

像是突然想到什麼般,他自上衣的口袋掏出了一個不足手掌大小的貓頭鷹木偶,擺放在那個人的面前──那是他在墨爾本找了好久才買到的東西,尋尋覓覓下好不容易才在一家日裔老夫婦所開的二手雜貨店裡看到。

小小木偶雕工雖然稱不上精緻,卻也將貓頭鷹的神態刻得靈活可愛,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這木偶身上的彩漆,已在歲月的流逝下顯得斑駁。

這原本是那家店裡的非賣品,是店主的孩子從小玩到大的東西,如今孩子長大了,不陪在父母身邊了,他們才將那木偶擺在店裡的收銀機上,閒暇時看著那木偶,就彷彿看著兒子小時候,也算是另一種慰藉。

而他在經過那家店時,不知怎地隔著玻璃窗,一眼就看到了那個明明一點兒也不顯眼的小木偶。
看著小小的木偶歪著頭彷彿也正望著他的樣子,心裡直覺如果那人也在這裡,一定會吵著想要買下來。

一邊叨叨絮絮地說著買小木偶的經過,說到腿痠了便乾脆席地而坐,他低著頭望著整齊地排列在那人面前的小玩偶,一面說著話一面伸出手,一個個小心翼翼地拿起,用手拂去上頭的雪花後,再重新排放回去。

「吶,這是我為你買的第十二個木偶了呢…東京、京都、台北、北京、香港……」一一細數著每一個木偶背後所代表的城市,在最後數到墨爾本時,他突然抬起頭,望著面前的石碑,特別悲傷地笑了。
「這是第十二個了。」吶,十二個城市的幸運與幸福,你得到了嗎?


從外套的口袋,拿出了自那人長眠起便不曾離身的本子──那是對方唯一留給他的東西,是那人在醫院裡,用著漸漸乏力的雙手與模糊的視力一筆一劃努力編織著的夢想。

『等我病好了之後,我們先去東京,我好想再去一次迪士尼樂園~然後去京都,京都的櫻花看起來好美喔,我還想去野餐……』

腦海裡不斷地晃過那人就連幾度病危時依舊毫不放棄的臉龐,他輕輕地將本子放在玩偶的前面,好半晌後才努力地用帶著笑意的表情勾著嘴角,喑啞地開口道:

「……我想繼續給你幸福,可是,下一個城市會是哪裡呢?」 而明明應該陪在我身邊的你又該在哪裡呢?


你總是說我欠著你,你總是說了很多很多的話語……可怎麼辦?當你真的轉身後,我才發現其實我很笨,一點也不聰明,所以才會連你說過的話都記不全。

也許是人的記憶真的太不可靠,明明知道越是不能遺忘的事物,卻偏偏在腦海裡起霧崩毀的速度就越是快。

我有好多事還沒做,有好多話還沒對你說。
好想好想再抱抱你,親親你的臉頰或者是揉亂你的頭髮,然後看著你一邊忙著整裡一邊抱怨地瞪著我的神情。

你知道嗎?
原來,思念的味道是鹹的,是令人鼻頭發酸的。 

「吶,如果我能夠給你全世界的幸運與幸福,那麼,你是不是能再給我一個機會?」


===========================================================

碼了兩天字只碼出這麼一點()
這個其實是《下弦月》的番外,我偷跑先貼了這部分。

有個小設定,在文裡沒有寫明,我補在這裡好了。XD

金鐘雲習慣在3月的上旬回到首爾,是因為小旭是在過年期間過世的,農曆的過年對應到新曆,日子最晚不會超過二月,所以他選擇在三月上旬回來,避開了過年間團圓的喜慶氛圍,因為他已經沒有人能陪他過年了。

那麼,請大家多多指教了~(鞠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穎‧Moying 的頭像
莫穎‧Moying

昨夜星辰昨夜風

莫穎‧Mo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hmhj
  • 阿阿阿阿(大哭中)
    你怎麼可以這樣子啦Q口Q
    小旭~~~~~~~~

    好哭完了
    留個小小心得
    木偶的城市代表了自己走過的地方
    也代表了對方離開自己多久
    那是不論走遠都無法到達的所在
    想到這邊就好難過QQ
    還有我很認同這句
    人的記憶真的太不可靠,明明知道越是不能遺忘的事物,卻偏偏在腦海裡起霧崩毀的速度就越是快。
    越是想記起
    卻因為時間過去
    我們越來越不記得那一張張在自己生命中重要的人的臉...

    題外話一下
    怎麼大家都很愛藝旭慶生寫悲文?
    印象裡我看到(喜歡的)的生賀都是BE收場Orz
    為什麼呀為什麼?
    個人偏好甜文,鹹淡皆可
    因為悲文雖然比較貼近生活的感覺(現實中讓人覺得不幸的事一堆呀)
    可是就是因為這樣子,我才更加喜歡甜文呀~~~
  • 我發了這兩篇大雲生賀後,被人家說是小旭安踢哈哈哈~~~過於忌妒所以一直虐哈哈哈~~

    你中間這一段回覆看得我好開心嗚嗚嗚嗚嗚~~~
    會選擇貓頭鷹,是因為他們兩個唯一一起手牽手踏上的土地就是日本,而貓頭鷹,在日本象徵著幸福與幸運(吉祥),而這兩個,是早逝的金厲旭,從來不曾擁有的(至少在金鐘雲的心裡,他是這麼認為的)

    我沒喔哈哈哈~我補了一篇掌心~
    掌心多黏膩啊哈哈哈~~~

    我個人是比較喜歡甜文啦,我對悲文其實很苦手,而且一直寫不好~

    莫穎‧Moying 於 2009/08/25 13: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