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

預想過很多的場景,當他們再次相遇時會是怎樣的情況。

也許在某個黃昏的午後,也許在某段回家的路上。
相遇的時候可能正吹著風,可能是春天,也可能是秋天,也許還會飄著小雨…啊,如果下雨的話,希望雨勢不會太大,因為他記得那個人一淋雨就頭疼。

而在眼神交會的瞬間,也許對方會對著他怒目相視,也許會對著他破口大罵,也或許他會當作根本不認識他,然後在下一秒轉身走人……

也許、也許……

也許對方根本已經忘了他。

許許多多的也許,許許多多設想中的情景,在相遇的那一天真正到來前,他無時無刻都在想著。

想著那個人會變成什麼樣?
想著他該會是在哪裡找到他?
想著找到了,又該用什麼方式去面對他?
想著找到了,然後呢?

然後呢?

然後……

=================================================

站在街角,宋奕軒愣愣地看著對街上的那家咖啡廳。
下意識地揉了揉眼,有些無法置信地想揉掉眼前的幻覺,可那日思夜念的人卻依舊坐在那兒沒有改變。

原來相遇就只有這麼簡單……

縱使在心裡設想過再多的場景,卻都沒有一個像現在這般……讓他手足無措。

深深地吸了口氣,然後嘆息。

那是一家叫作“吻”的咖啡廳。

當他看見他時,魏海笙正一個人坐在靠窗的位置。

記憶中那頭總是燦爛的金髮消失了,黑色的瀏海順著對方半低著頭的動作垂在半空中,自玻璃窗透入的陽光,淡淡地在那人身旁染出了一片金色薄紗。

以往那總是戴滿各式指環的手上,空蕩蕩的只剩下筆,微微側著的臉龐滿滿都是在他回憶中罕見的認真。

將手放上玻璃門上的手把時,他依然止不住顫抖。
門上掛著的風鈴,因為晃動而產生撞擊,叮叮噹噹地發出了清脆的聲響,然後他看見服務台前的waiter轉過身來,微笑地對他說了句:「歡迎光臨。」

筆直地朝那人走去,那麼小心翼翼,生怕一個不小心腳步踏重了,眼前這個找了好久好久的夢,就又要破碎了。

可那個人卻彷彿一點都沒有受到打擾,仍舊維持著方才的姿勢,低著頭專心地塗塗抹抹。
微偏著的臉龐上,以往那總是倔強地緊抿著的唇瓣正微微上揚著,記憶中那雙漂亮的大眼依舊,眼底的傲氣卻已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被他埋在記憶深處,那差點被遺忘的溫柔。

是他嗎?

是他吧……可卻又好像不是他……

感覺到有東西遮住了陽光,魏海笙直覺地抬起了頭,在視線接觸到那張久違的面容時,唇角的弧度改變了。帶著些許錯愕地望著對方,那眼神裡有著困惑,有著訝異,還有著好多好多宋奕軒無法解讀的情緒。

張了張口,正想說話,對方卻比他早一步有了反應。

只見魏海笙看著他,幾不可察地抿了抿嘴後,突然對著他綻出了一個讓他心臟猛然一震的微笑,伴隨著那抹笑迴盪在他耳邊的,則是那午夜夢迴間總會不斷響起的聲音,正輕輕地說著:『你好。』

你好、你好。
多麼簡單的兩個字,卻聽得他胸口發疼。

望著對方再度低下頭,宛若無事般繼續著之前的動作,宋奕軒感覺原先想說的話,彷彿都被對方的動作硬生生地打回喉頭。

此時此刻的他站也不是,開口也不是,只能忍著胸口不斷傳來的疼痛感靜靜地站立著,用雙眼緊緊地鎖著對方的一舉一動,就怕一個不小心,魏海笙又會再度消失在他的世界。

那人正靜靜地低著頭畫圖,他面前的咖啡杯裡,深棕色的液體正緩緩散發著熱氣,杯裏頭裝的可能是摩卡,也可能是卡布奇諾,因為印象中的那人最不喜歡的,就是苦澀的味道……

可當初的印象,套用在此時,又能有幾分的準確呢?

在對方低下頭的那瞬間,宋奕軒清楚地知道了,有些東西一但錯過了、消失了,那就再也回不來了。

像是感覺出對方並沒有離開的打算,魏海笙放下筆來,伸手將散落滿桌的稿紙攏了攏,整裡出了一半的桌面,然後抬頭微笑地看著他。

看著那抹笑,宋奕軒感覺胸口的疼痛開始不斷地擴大。
有些冷,為什麼會這麼冷?他不知道……大概是空調的溫度太低了,他想──所以才會讓他冷到不住地發顫。

「喝杯咖啡嗎?」看著對方有些奇怪的樣子,魏海笙有些疑惑卻沒有開口,嘴角依舊保持著上揚的弧度,輕輕問道。

有些僵硬地在對方面前坐下,然後看著那人自然地拿起桌上的咖啡輕啐了口,耳邊傳來了waiter詢問自己需不需要點單的聲音,他深吸了口氣,卻沒有再嘆息。

扯了扯嘴角,點了和面前人一樣的飲料,卻在喝進口時才發現那竟然是他想都沒想過的黑咖啡。

沒有說話,看著自己手裡那杯黑呼呼的東西,他突然好想笑。
苦澀地扯了扯嘴角,他開口說了相遇以來的第一句話:「我以為你不喝咖啡的。」

「是嗎?」聽見他的問話,魏海笙偏著頭貌似疑惑地想了想。「嗯…現在喝了。」

又是那個微笑……

從兩人見面開始,魏海笙給他的一直就是這樣的微笑,淡淡的,不會讓人有一絲虛假的公式感,卻也感受不到任何的親切……

看著對方的神情,宋奕軒擰起了眉。
彷彿自己只是魏海笙一個很久不見的老朋友…不,也許比朋友還要再疏遠些……

記憶裡,那個人一直是情緒分明的,像孩子一般,開心了就大笑,生氣了就大吼,難過時雖不致於大哭卻也不會忍著,而這樣的笑容,從來就不曾出現在他臉上。

可曾幾何時,那個孩子不見了?
又是什麼時候開始,那些個老是不經過他同意就擅自出現在他腦海裡的神情,通通消失了,揉合成了眼前這抹既刺眼又陌生的微笑?

別開眼不願再看那人臉上的表情,宋奕軒微垂著眼瞼,恍惚中卻突然看見了那人擱在桌上的畫稿。
在鉛筆和像皮壓著的某張紙上,依稀可以看出那被人細細勾勒出來的畫面──在圓圓的月亮下,有個孩子站在海邊,將大大的貝殼擱在耳朵旁仔細聆聽著,那小小的臉上有著又驚訝又好奇的神情。

可此時吸引他卻的不是畫紙上那美麗的圖案,而是那被擱在畫紙角落裡的落款─Sealevel

錯愕地抬起頭來,宋奕軒有些無法置信地開口:「這些……都是你畫的?!」

Sealevel
Sealevel……多麼熟悉的字眼……

在魏海笙離開之後,不知道從何時開始,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收到一張來自遠方的明信片。
一開始他以為是對方寄錯的,並不以為意,只將那薄薄的紙卡隨意的扔置在書桌裡,直到有一回,他無意間拉開了那個抽屜,這才發現那些紙卡已經累積出了十分可觀的數量。

那個下午,他便一個人安靜地坐在書房的地板上,將所有明信片通通倒在地上,開始一張一張認真看著。

明信片上並沒有屬名寄件人的名字,只有著一個對他而言十分陌生的地址,明信片的風格很統一,卡片的正面有著溫暖又可愛的繪畫圖案,繪畫的主題不盡相同,唯一一樣的只有那畫中的小男孩,卡片的背面則有著寄件人用黑色原子筆手寫的寥寥數語。

很陌生的圖案,很陌生的字體,都在述說著同樣陌生的,對方的心情。

他一張張翻看著,體會著每一個畫面,每一字一語,最終,也忍不住提起筆來,開始回覆。

畫面上的小男孩正一個人孤單地坐在海邊,天空很黑,沒有星星。
他說:『夜晚的海邊總是好冷好冷。』

笨拙地用筆在那男孩的身旁畫上一個小熊娃娃,他回復道:『那就找個人陪你一起看海。』

小男孩趴在窗口,一個人哭泣地望著窗外的人群。
他說:『真是個笨蛋,明明是用自己想要的方式生活,卻又老是覺得寂寞與孤單。』
給男孩添了一件外套,他寫道:『那就找個人一起好好過生活。』

膝蓋上放置著童話故事書,小男孩坐在地板上,睡著的臉上還有著流過淚的痕跡。
他說:『也許該試著接受,不是每件事都有著美好的結局。』

畫了一盒衛生紙,和一朵小花,他告訴他:『那麼就忘了這個結局,去尋找下一個美麗的開始。』
 
他說著,而他回著。
小男孩哭著,他卻不冷不熱地安慰著。

他從來不知道對方到底有沒有收到他回寄的卡片,對那時的他來說,這些事情與找到魏海笙相比,根本一點都不重要

可他卻從來都沒想過,他已在無意間,將那人推得更遠……

陌生人……

陌生人呵……

看著魏海笙笑著對著他點了點頭,宋奕軒諷刺地勾起嘴角。
胸口疼的難受,彷彿被什麼東西狠狠地一拳打中…疼,好疼,疼得他幾乎就要掉下淚來。

可是,他又能怪誰?
命運?還是自己?

蠢……真的好蠢……

看著宋奕軒怪異的神情,魏海笙眨了眨眼,開口說道:「畫得不好……」卻還沒說完就被打斷。

「不……」低著頭望著那些畫稿悲傷地微笑著,他說:「圖畫很美,真的…」只是看的人太笨,所以不懂得欣賞……

伸手指了指桌上的那張畫稿,他問道:「這個,可以送給我嗎?」

聽見他的話語,魏海笙訝異地揚了揚眉,在看見男人的眼時,大方地笑著答應。

拿起桌上的筆,勾深了男孩嘴角的微笑,他輕輕地在一旁寫上幾個字。

“Be Happy。”

雙手捧著那張紙,宋奕軒微微笑著,凝在眼眶裡的淚,最終還是忍不住地掉了下來。



『今天,我看見了彩虹。』明信片上男孩一手抓著布偶,一手指著天空上美麗的色彩,一臉驚訝又開心的笑著。

給了他一個拇指,他衷心祝福他:『記得要一直快樂。』

一直……快樂。

創作者介紹

昨夜星辰昨夜風

莫穎‧Mo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