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內有BL請慎入。

→POPO專欄。→
→粉絲頁。→

◎所有格

P.M.19
47

自大衣口袋裡掏出鑰匙打開門,意料之外的滿室黑暗,讓宋弈軒下意識地愣了愣。
疑惑地擰起眉,將手裡的東西擱置在一旁的竹籃裡,一邊在腦子裡回想著魏海笙最近的工作表,一邊彎腰脫下鞋子進屋。

伸手按開了立燈旁的電源,暈黃的光線霎時盈滿室內,為了迎接冬季而換上的厚重窗簾,遮掩住了落地窗外細雨朦朧的燈景,卻掩不住那自窗縫中滲透進來的寒意與濕氣。
瞇了瞇眼,偌大的客廳裡,沙發上空蕩蕩的不見平日裡總裹著毛毯縮蜷在上的身影,只剩幾個水藍色的抱枕歪歪躺躺地散落在白色的沙發套上,茶几上的書籍仍舊維持在他出門前的樣子,就連電視櫃下的遊戲機也好好的待在櫃子裡。眉心緊打了個結,男人抿著唇瓣,將手裡的公事包扔進沙發裡,扯鬆了脖子上那讓他有些喘不過氣的領帶後,面無表情地朝著臥室走去。

可沒想到,在他裡裡外外幾乎晃了一圈後,卻還是沒能看到魏海笙的身影。

出去了嗎?
可是他不記得前一天有聽人提起過今天要出門,而且沒看錯的話那人的鞋子都還好好的擺在鞋櫃裡。

猶豫地擰著眉心,他想起了某個還沒找過的地方。
伸手拿起單人沙發座上的毛毯,宋弈軒跨步踱向書房。

八成又是突然有了什麼額外的工作他想,但無論如何,他現在只希望那份突然的工作不會太趕。

畢竟上回某人趕稿過頭的下場仍清楚印在他腦子裡──穿著一件薄薄的襯衣在室溫13度的屋子裡畫了幾天的畫後,稿子是如期交了,但是人也大病了一場。

從那次之後他就逼著魏海笙把工作表乖乖上呈,交稿日期等他都一一過目,然後記在腦子裡,在他進書房工作時也一起拖著人進去,死也不讓人再玩到最後一刻,然後趕鴨子上架般熬個幾天幾夜好“交作業”。

真是的,都幾歲人了,又不是小學生寫暑假作業。

動作輕緩地推開掩著的深色門扉,迎面而來的暖意讓他放心地勾了勾嘴角──不管穿得怎樣好歹也學會了開暖氣了,他該有多欣慰。
摸索著門旁的開關,在細微的啪搭聲後,他看見了那個如預料中又穿得一身單薄地趴在桌上睡著的人。

快步走過去,將手上的藍色毛毯披蓋在對方只穿著襯衫的肩膀上,宋弈軒挑著眉,好氣又好笑地看著那人一手緊握著沾水筆,一手壓在臉下,嘴裡還不時打著呼嚕的模樣,微開的領口裡還隱約可見他昨晚所留下的緋紅色痕跡,瞇細了眼,宋弈軒煩惱著要怎麼才能不吵醒對方地把人移回臥室讓他好好休息。

還在思考間,就聽見角落裡傳來了細微的貓叫聲。

回頭一看,一隻棕色皮毛的小貓正拉長了前肢在角落裡伸著懶腰,還在想著難怪從進門起就一直覺得好像少了什麼的男人,來不及對那隻叫作BADA的貓有什麼反應,下一秒就看到那被主人寵過頭的動物,正用著與牠因為吃太好導致有點笨重的身子,完全不相襯的靈巧,靈活地躍進魏海笙彎著的身子裡,只餘一節尾巴在毛毯沒遮掩到的地方,彷彿示威般地對他搖搖晃晃。

宋弈軒挑了挑眉,考慮著要不要伸手抓住那節毛茸茸的東西,把那有點礙眼的小傢伙給拖出來。

而像是被腿上突來的重量給驚擾了般,魏海笙低吟了聲,模糊地張開了眼。=======================================================

TBC~


那、那個……在大家對著我丟菜丟雞蛋前,請先讓我把話說完。


丟這篇時,很猶豫要不要連隱藏的〈微笑〉一起丟上來,思考了下後,決定還是當作我和看過文章的朋友們的秘密。
就當作偷跑,先讓大家看見了,可能會有的長篇的某個段落。


再決定寫所有格時,我得到了一個好大的教訓,在文章沒有更到最後一篇以前,絕對不要說出END三個字眼──於是這個專欄的文章下場大家應該都能想見,那就是死都不會打上END(毆)


我只能說,計畫永遠感不上變化這句話是對的。


於是不論是聽海,還是其他文章,在劇情全部更完前,我決定儘量不要在專欄或是會客室裡,透露任何一點劇情,真的多說多錯啊~(再毆)

那麼,轉個身子我們來回頭談談這篇所有格。

大家應該很疑惑為什麼會有這一篇?

其實,是因為我的劣根性作祟。XDDDDDDDD

更新了〈微笑〉後,我看了看下面的留言,然後又一一聽過了身旁朋友的評語,然後才終於被我體內的劣根性打敗。

我是真的真的很好奇,為什麼幾乎所有人,在看完〈微笑〉後不是認為那是BE就是SE?

這個問題我也一一問過每個朋友。

有些人拆了文裡某些句子或是段落,然後以他們理解的想法告訴我『因為...所以覺得是BE/SE。』

有些人乾脆三篇一起講,最後給我一句,如果我是魏海笙,那這樣的男人我一定不會要。

直到前一天裡,有個妹妹終於拆到了我想要的那個段落,然後用著猶豫的口氣告訴我,他覺得有HE的可能。

其實,短篇對我而言有趣的地方就在這裡。

再寫聽海時,三個短篇,除了最後的〈微笑〉外,前兩篇我都很壞的,故意用著魏海笙的角度來看這整件事情。

換而言之,前兩篇,都是魏海笙的“以為”與“反應”。

而我剝奪了宋奕軒辯駁的機會。

跟著,再看到大家清一色的留言時,我突然很想還給宋奕軒這個機會。

〈所有格〉的時間設定,是在很多年很多年之後。

也許是長篇(如果真的有的話)的正文完結之後的番外。

不要懷疑,這個是宋奕軒沒錯,沒有換人也沒有被附身,這個就是我一開始人設上的性格。

如果可以接受,並想繼續下去,那麼,請給我一些鼓勵,跟我一起期待可能會有的長篇。

於是我多麼喜歡聽人家談論對文章的想法,那根本是我的動力以及靈感的來源啊~~~~(毆)

好了,我說完了,丟菜扔雞蛋請隨意,但是物價很高大家要節儉喔~(拍飛)

那麼,希望你能喜歡我的文。(鞠躬)

創作者介紹

昨夜星辰昨夜風

莫穎‧Mo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神奇少女L子
  • HEHEHEHEHE~~~(人浪
  • 米麻米麻米米麻
  • 呵呵呵
    拖了很久才來看文
    那個妹妹是在說我嗎(踹)
    呵呵呵
    莫莫寫文辛苦了
    做媽的該給小攻說話的機會
    X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