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像是被腿上突來的重量給驚擾了般,魏海笙低吟了聲,模糊地張開了眼。

眼角餘光瞥見了魏海笙下意識的動作,顧不得什麼貓不貓的,宋弈軒連忙伸手握住對方的,不讓那人用著沾滿粉彩的手去揉眼睛。

手被抓住,魏海笙反射性地縮了縮,尚在停機狀態中的腦子還沒啟動,耳邊就傳來自家男人的聲音:「不是還沒到截稿日?」

愣了愣,沒急著回話,他深吸了口氣後,一邊甩了甩頭讓自己清醒些,一邊習慣性地伸手摸了摸腿上正那不斷喵喵叫著的小暖爐,微皺著眉,他總覺得好像有些事忘了作,可是偏偏一時半刻間又想不起來到底是什麼。

「嗯……」微抿著唇瓣,無意識地反手握住了男人那仍抓著他的手,又發愣了好一會兒後,才又被宋弈軒的動作給喚回了神智。

見人還需要些清醒的時間,宋奕軒也不急,只伸手幫人重新拉攏了滑落腰部的毛毯,降低受涼的機會後,這才將注意力轉至魏海笙的工作桌上。


只見魏海笙平時常用的透視台被推到了一旁,不大的桌面上四處散落著麥克筆、粉彩和小刀片等工具,而那個帶有燈泡的半透明小臺子上甚至還零落地有著好幾片拼圖。
看來看去就是看不到半張畫紙的存在,那這是?


「……胤君早上過來了。」見男人一臉好奇地伸手拿起了其中一片拼圖仔細看著,魏海笙本就擰著的眉又緊緊打了個結。

他忘了把拼圖拼回去了。


那是魏胤君帶給他的臨時工作,他待的出版社今年打算舉辦聖誕節活動,安排旗下幾名當紅的插畫家在聖誕節當天和畫迷們面對面作接觸,而他畫得這幾份拼圖,就是當天活動會的入場門票。

五幅拼圖各切割成五百片,隨書附蹭一片,拿到拼圖的人可以拿著那片拼圖進入會場,北中南各舉辦一場,而台北場…他今年不出席,所以由他負責畫其中的兩幅圖。

傍晚他好不容易趕完圖時,還沒來得及收拾好,就被BADA一個躍上桌的動作把那兩盤拼圖給掃落在地。
當下他差點沒給嚇死,還好這回用的材料是麥克筆之類的比較容易乾,要是用得是他往常用的顏料,那連撿都不用檢了,正面的畫八成也糊得差不多了。

一邊伸手整理著桌上的東西,他一邊叨叨絮絮地向宋弈軒解釋著。腦子裡懊惱地想著這亂成一團的一千片拼圖,他該怎麼一片片組回去。

天曉得他從小最討厭作的就是這種事情。

越想越煩躁地呻吟著,他看著那一盤堆得像小山似的東西就頭疼。


微笑地看著魏海笙臉上皺成一團的表情,幫著人整理到了一個段落後,宋弈軒伸手揉了揉那頭細軟的黑髮,開口說道:「先去洗洗,準備吃飯吧,我剛回來時把外頭的空調都打開了,等吃飽飯了我再陪你把拼圖拼回去。」

……這下好了,他總算想起來他一直忘記作的重要事情是什麼了。

「……我忘了煮飯耶…」也忘了要喂BADA吃飯了。
看著那隻在他站起身後就窩上了被他體溫熨得暖暖的椅子上,正舔著爪子洗臉的貓咪,他一臉抱歉地伸手摸了摸,見牠細細地喵了一聲,然後用著臉蹭著自己手心的樣子,魏海笙心情愉悅地勾起了嘴角。
還沒抬頭呢,就聽到男人回了句:「我來弄吧,你先去洗,我怕你等等又用手揉眼睛。」

……咦?


用手端起了放滿拼圖的小盤子,男人朝客廳走去,跨了幾步後才發現身後的人似乎沒有跟上來。
半側過頭,在看見對方臉上的神情時,他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只開口問著:「……義大利麵可以嗎?」

發現了男人嘴角的笑意,魏海笙眨了眨眼,隨即朝對方綻放一個燦爛的笑花,他抓著披掛在身上的毛毯,小跑步地跟在男人身後走出了書房。


============================

TBC~

有幾個小設定,想了半天也不知道不講會不會造成閱讀上的困擾。

於是我想我還是提一下。

魏海笙和魏胤君同為美術學院的學生,魏胤君畢業後沒有走畫家路線,而是進了出版社當美術編輯,幾年下來成為了美術總編,負責的畫家也只有旗下幾個比較當紅的繪者。
其中一個就是魏海笙,另外幾個裡,還有一個則是〈專屬天使〉裡的安以祈。

所以當宋大少問起截稿期時,小海笙才會回答「胤君早上來過了。」

大概是這樣的設定,如果有問題或想法請儘量告訴我。

然後我要再次提醒,這篇〈所有格〉真的是本篇的事情過完很久很久之後,久到兩個人大概都有資格用上“老夫老妻”以及“中年大叔”這幾個字了。

換而言之,就是該磨的都磨合的差不多了的狀態下。

那麼,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的氛圍~

創作者介紹

昨夜星辰昨夜風

莫穎‧Mo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