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11 P.M.20:37

將車子駛進幼稚園旁的停車場內,宋弈軒隔著擋風玻璃,看見前方那一位難求的景象後,難得面露焦急地擰起了雙眉。

垂眼看了下電子面板上的數字──如果他沒記錯節目單上的時間,他已經遲到了。

這天是吳子聿開設的幼稚園裡,一年一度的成果發表日,除了在園裡展示孩子們這一年來的勞作成品外,任教老師們還必須帶著孩子上台表演,也因此幼稚園裡自一個月前就開始忙碌地布置、挑選園生的畫作、安排節目清單,以及通知家長等,甚至有些要帶著孩子上場做團體表演的老師,也早早就帶著孩子們開始練習。

音樂老師帶著全班上場跳舞唱歌,英文老師帶著園生上台朗誦英文詩歌,孩子們一天到晚又唱又跳地玩得不亦樂乎,大人們則是既緊張又忙碌地焦頭爛額。
當然,近年來在幼稚園裡擔任孩子們特聘美術老師的魏海笙,理所當然不能例外。

而魏海笙打從兩個月前知道這消息後,就差沒滿地打滾地喊他頭疼。原因無它,只因繪畫這檔子事,魏老師他就算抱著腦袋想破了頭,還真想不出來要怎麼帶孩子上台表演。

難道他還能帶著五六歲的孩子上台表演砂畫嗎?這並不可能嘛!
難道他要帶著孩子上台剪紙嗎?這還不被吳子聿掐死!

可偏偏他沒有理由婉拒上台表演,不是沒想過要拿魏胤君和稿期出來擋,可某個字典裡從來就沒有兄弟愛三個字的弟弟再接到,自家哥哥的求助後,竟然只用一句:『嫁出去的哥哥潑出去的水,只要不拖到稿子,這種事娘家人向來無法插手。』還附贈一臉看好戲的邪惡神情拒絕上場救援。

所以,當宋弈傑在電話那頭,語帶“親切”地叮嚀他:『千萬記得要好好準備表演,有不少家長是慕“Sealevel”之名而來』時,他也只能嗷嗷兩聲,寬淚應下了這件事。

用手掩著自己的臉,魏海笙感受到了許久不曾有過的哀傷與悲憤──哀傷於自己弟弟見死不救的冷血;悲憤於昔日稱霸春日街的自己竟然也會有淪落到要被壞大姑欺負的一天。嗷嗚~~~

對此,魏胤君圍觀後淡定論評道:『小受何苦為難小受。』(違)

相對於魏胤君的看熱鬧、宋弈傑落井下石、吳子聿的默不作聲,宋弈軒就沒辦法如某幾人一般沒心沒肺。
畢竟當一個人每天下班,打開門第一眼望見的就是沙發上自己伴侶不斷散發著黑色霧氣,幾乎隨時都有灰化可能的背影時,就算是再鐵石心腸的人,久了也會覺得不忍的。

於是嘆了口氣,自口袋裡掏出手機給宋弈傑打了個電話,除了要對方不要老是捉弄魏海笙外,也順道幫某人求個情,讓他能換個與繪畫無關,孩子們好練習,也容易表演的項目。

讓魏海笙拿著他的手機和吳子聿討論了半天,最後才拍板定案,請魏老師拿出他沒人見識過的壓箱底本領──吉他。

創作者介紹

昨夜星辰昨夜風

莫穎‧Mo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