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ce comme la mer

那句由日文翻譯過來的歌詞是怎麼說的呢?
『因為生活裡值得喜愛的事物實在是太多了,根本無法一一排序。』

魏海笙喜歡的東西很多,像電動、像棒球、像Bada、像喬巴、像五月天的CD、像他櫃子上數目越來越多的公仔、像他一直很想買卻可能永遠也買不了的飛行船……等等。

而在這許許多多的事物中,如果真的要他選擇出最喜歡那一樣的話,那一定就是宋弈軒和魏胤君了。
對,最重要的一定就是宋董和弟弟了。

就是因為太喜歡了,所以偶而,魏海笙也會像現在一樣苦惱著。

==========


小心翼翼地將麵糊倒進烤模中,魏海笙心情愉悅地哼著歌,彎腰將手上拌了許久的蛋糕胚送進早已預熱過的烤箱裡。

今天是宋弈軒的生日,剛好也是男人出差滿一個月的歸國日。早在一個多月前魏海笙就開始煩惱著這天要怎麼度過。
他抱著腦袋煩惱了好一陣子,卻始終想不出來禮物到底該送些什麼。
畢竟兩個人一起生活,每天抬頭不見低頭見,吃飯睡覺逛街都在一起,他就算想破腦袋也想不出有什麼東西是宋弈軒很想要卻沒有的。
手機是前陣子兩個人一起換的,不到兩個月還很新所以不考慮,筆記型電腦什麼的,別說他不懂商務型、工程型的區別到底在哪,就算他真的懂也不敢貿然換掉宋弈軒那台裡面滿是重要文件資料的電腦。
服裝方面更別說了,前陣子換季時他才被某人硬拉去百貨公司試新裝。
最後在完全沒有想法的情況下,魏海笙只好攤平了。

雖然處於半放棄的狀況下,但戀人一年一度的生日真要讓他就這樣草草過掉,說實話魏海笙非常不甘心。
別說每回只要一想起對方在認識他前,已經獨自一人過了多少個寂寞的生日這點,光看每年宋弈軒默默為他準備的生日驚喜──不得不說那些真的都讓他非常喜歡且意外,那個男人總是能在他不曾開口的情況下了解他的需要,給了他最溫暖的感動。

這樣一想,難道他對宋弈軒真的有那麼疏於關心嘛……魏海笙寬淚了。

為此早幾天前魏海笙還一直處於焦慮的狀態,畢竟除了手上這個每年一定會親手為對方烤的生日蛋糕外,他是真的什麼都沒有準備啊!

可沒想到隨著時間越來越近,那股焦慮感卻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順其自然好了,他想,等某人回家後他再好好仔細研究看看,他就不信找不到對方想要的東西。

一邊將烤箱門小心的闔上,魏海笙瞇著眼認真地確認溫度和烘烤的時間。額前過長的瀏海隨著他彎腰的動作落了下來,髮尖細密地刺激著眼睛,引出些微癢的不舒服感。

唔,他又忘了去剪頭髮了。
伸手進圍裙口袋中掏出了今年教師節時,幼稚園孩子們送給他的粉紅色髮夾,夾子上那隻不管他再怎麼看都覺得非常刺眼的米妮,正咧著嘴對他微笑著。一個不小心他就想起了收到禮物時,孩子們和聲祝他明年也一樣可愛的話語,還有一旁吳子聿憋不住笑的表情……

真是往事不堪回首。

哀傷地將瀏海往後別了起來,魏海笙抬頭看了眼牆上鐘面顯示的時間,唔,都已經半夜十二點多了,也不知道宋弈軒到機場了沒有。

吸了吸鼻子,他轉身自一旁的大袋子裡拿出昨天剛買的heavy cream倒進缽碗中,一邊攪拌一邊慢慢地加入砂糖,準確地拿捏出宋弈軒對於甜度可忍受的上限。

還在猶豫著要不要打個電話問問看時,就聽見烤箱發出『叮』的一聲,他努力了半天的蛋糕體終於完成了。

正要放下手裡的東西走過去,就聽見大門口傳來了開鎖的聲音,接著是那一句讓他等待了好些天的『我回來了』。

捧著沒來得及放下的缽碗快步走至玄關,習慣性地偏頭讓男人在唇畔輕吻著,魏海笙瞇眼朝那看起來似乎有些疲憊的男人笑道:「生日快樂。」
抬頭吻了吻那冒出了點點鬍渣的下巴,刺刺癢癢的感覺讓他忍不住笑了出來,伸手摸了摸宋弈軒那好像瘦了些的面頰,「快去洗澡吧,你看起來好累,行李先放在門口吧,我晚一點再弄……」說著說著突然睜大了眼,「啊」了一聲。

靠夭,他的蛋糕!
再顧不得說些什麼,魏海笙抱著懷裡的大碗連忙跑回廚房。
急忙帶上手套將蛋糕體從烤箱中端了出來,剛出爐的起司香味瞬間瀰漫在空氣中。看著那金黃色的麵體,魏海笙鬆了口氣地點點頭,抿著的嘴邊這才重新彎起了漂亮的弧度。

將奶油細細地抹在被切成三片的蛋糕切面上,再依序整齊地鋪入昨日就準備好,凍在冰箱裡的草莓片,挖起一大坨鮮奶油放在蛋糕胚上,刀子熟練地抹了幾下再轉了個圈,白色的奶油便像雪一樣完美地覆蓋在金黃色的麵體上。

抬起手自上方的琉理櫃中,拿出了還不曾在家裡使用過的擠花袋,將剩餘的鮮奶油滿滿地裝進袋子裡,魏海笙半彎著腰仔細小心地做著裝飾的工作。

冷不防地腰部被人從後方摟住,沐浴乳的香味伴著對方的懷抱自身後環了上來,肩膀上傳來了微微刺痛感,魏海笙一抖,拿著擠花袋的手忍不住用力,那朵就快要完成的小奶油花霎時糊成了一大團。

看著面前有些慘不忍睹的景象,魏海笙回頭懊惱地瞪著一臉無辜的男人,皺了皺鼻子抱怨道:「都醜掉了。」一年一次的生日耶,他都沒有準備生日禮物了,難道要連蛋糕都醜掉?還是要再重新做一個蛋糕?

將下巴擱在那單薄的肩膀上,宋弈軒探頭看了眼料理台上那糊成一團的東西,擠壞了的奶油無法再重來,他微笑地側首親了親魏海笙的面頰,直接拿起被放在一旁的奶油刀,重複魏海笙先前的動作,有些生澀地將那一團奶油糊又恢復成了平整的奶油面。

「喂喂,我有放糖喔,你這樣等等弄就不要說太甜。」看著宋弈軒的動作魏海笙低喊道。

真是的,又不是做波士頓派,哪有人這樣的啊?放那麼多奶油準備甜死自己嗎?

聞言,宋弈軒聳了聳肩,擱在魏海笙腰際的手在對方不知不覺間挪移到腹部,跟著心疼地皺起了眉頭,真是的,他出差前好不容易養出來的那一點點小肚楠又沒了。
懲罰性地低頭在懷裡人那突出明顯的鎖骨上用力咬了口,他將奶油刀放進一旁的水槽裡,在魏海笙抗議前動手扯散了對方身上圍裙的繫帶說道:「快去洗洗臉換衣服,剩下的我來弄。」

聞言,魏海笙一邊脫著身上的圍裙,一臉狐疑問道:「你會擠花?」怎麼他都不知道男人還會這項特殊技能。

「嗯……看多了總是會的。」回答了個模擬兩可的答案,宋弈軒笑著將人送出了廚房。

邊走邊不放心地回頭看著男人的動作,魏海笙沒想到等自己梳洗完畢走出房間時,
卻見宋弈軒早已將原本混亂的琉理台整理完畢,正抱著手半倚在檯前等著他。

訝異於對方的速度,他快走上前去還沒開口,就聽見宋弈軒略帶責備地說道:「怎麼只穿這樣就跑出來?」

「穿這樣是指怎樣啊?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裸奔呢。」魏海笙撇著唇一邊說著一邊伸手拉高了長版T-shirt的下襬露出了深藍色的小短褲,「我有穿褲子的好不好……」看著宋弈軒瞬間瞇起的眼眸,魏海笙訕訕地鬆開手,好吧,看來這種長度在宋弈軒眼裡大概就等於沒穿了。(抖)

魏海笙揉了揉鼻子,討好地走上前去攬住對方,還沒說話眼角餘光便不小心掃過一旁的蛋糕。

「……蛋幾勒,你說的交給你就是這樣啊?」把剩下的草莓一圈圈放上去排排好?

喂,說好的奶油小花呢?!
沒好氣地給了宋弈軒一記眼刀,一年一度的生日不帶你這樣的啊,沒有準備好生日禮物他已經很愧疚了,這蛋糕他做很久啊!

宋弈軒聳了聳肩,笑著學魏海笙平時的誇張口吻道:「小的實在是能力已盡。」然後被人用著不大的力道在肩上揍了一拳。

啊啊啊,他不管了!
魏海笙翻了個白眼,破罐子破摔地捧起蛋糕走了出去,不再去計較上頭的裝飾不夠美麗這一點,反正壽星自己都沒意見了,況且就算不美麗也是壽星自己造成的。

創作者介紹

昨夜星辰昨夜風

莫穎‧Mo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