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與皇后鬧彆扭,已二旬有餘。

這彆扭一鬧,苦了下頭侍奉的奴才們,樂了那些個自皇后進宮後就再也沒見過自家真龍夫君一面的嬪妃,個個一掃往日愁眉苦臉,笑得見牙不見眼。

且不說夫夫二人究竟為了何事鬧彆扭,光看皇帝這日日到其他嬪妃處泡茶下棋,而皇后卻毫無反應的態勢,宮內太侍、侍女們,莫不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而這彆扭嬪妃們不樂意管,奴才們更沒身分管,只好任憑暗火在內宮裡一路悶燒,燒得一班太監宮女們苦不堪言。

於是這日子就這麼燒啊燒啊,在眾人汗流浹背、人人自危中,服侍皇帝的大太監小橘子公公,終於用光了他的拭汗巾。

十五晚上,在和國師大人半個月一次的相交中,咱們的小橘子公公他,終於忍不住小小地吹了傳說中的枕頭風。

翌日,當這火不小心燒到了外廷,一票大臣在早朝上被皇帝找了各種理由整得苦哈哈,而上頭那位依然面露鬱色時,只見國師大人眉一挑,輕撫著那與他年輕面容實不相搭的白鬍微微一笑。

當日早朝後,國師大人搖搖擺擺地進了皇帝書房,看著書案後已經發了好幾日脾氣的皇帝,笑瞇瞇地說道:

「臣啟陛下,有句話請容臣僭越。」
「陛下您有天下、您有國家;您有對您忠心耿耿的百官、您有愛護您的百姓,但是皇后娘娘身邊只有您啊。」

語畢,便見皇帝神色一變。

半是懊悔半是微笑地送走了國師後,皇帝袖子一甩連忙吩咐擺駕交泰殿。

一進交泰殿,就見那已半個多月不見的人正倚在窗邊發呆,看見皇帝來了也不起身行禮,那雙湛藍色的眼珠子淡淡一瞟,便又逕自遙想去了。

至始至終皆陪在皇帝身旁的小橘子公公見狀,冷汗都要流滿地了。

依照往昔皇后這態度,皇帝準是沉下臉來甩袖走人,小橘子公公這會兒都已經做好準備擺駕回去的動作,卻見皇帝依舊面色不改,笑著朝皇后身旁那小小的空位擠了進去,探手擁住那看似消瘦了幾分的人。

然後?
然後小橘子公公就被遣下去,啥也沒看到了。

隔日皇帝再喚他進去服侍時,皇帝皇后已經恩愛如常了。
這燒了大慶皇朝足足半個多月的火,就這麼在國師大人幾句話下熄滅了。

而原本就對國師大人言聽計從的小橘子公公,對國師那滔滔不絕的仰慕之心,在此事過後,又硬是上升到一個前所未有的新高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穎‧Moying 的頭像
莫穎‧Moying

昨夜星辰昨夜風

莫穎‧Mo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