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標準的蜜月地點,到底是哪裡?

這個問題魏海笙不知道,問宋弈軒,當然更不可能會有解答。
在兩個人同樣無解的情況下,某人開口了──『如果可以,我想去能夠看到雪又很古色古香的地方。』

不是沒有想過要去海邊,只是不論是台灣的海,亦或者是日本的海,在魏海笙離開宋弈軒的那幾年裡,他已經一個人一一走過了。

大概就像在海上漂流了太久的玻璃瓶,每日每夜地隨浪逐流,他累了,終於,也想靠岸了。

如果可以,他希望能夠和對方肩並著肩,一起走在陸地上,去聽聽看歲月的心跳。

聽見魏海笙這麼說道,宋弈軒當下拿起了電話,打算訂兩張飛往京都的機票。
他想,嗯,去日本好,京都的生活步調不像東京那樣急湊,可以好好放鬆,現在的季節也能看到雪,他們還可以一起去泡溫泉。

皺了皺眉,魏海笙抿著唇地伸手打斷了對方訂機票的動作。

自己一不會英文二不會日文的,去了日本那種地方,連招牌都不認得一個,要是走丟了該怎麼辦?

聞言,宋弈軒擰起了眉,一臉認真地盯著魏海笙看了好半晌後才開口道:「你不會走丟,我會一直陪著你。」

「……」聽見對方的回答,直愣了好一會兒,魏海笙才扯著嘴角調皮地笑了笑。「好吧,那要是我不小心弄丟你怎麼辦?」

「……」宋弈軒沉默了。

「所以說,我想來想去還是去大陸好。」一不會有語言問題,二是他從很久很久以前就想去看看了。

於是那一個下午,兩個人抱著手坐在沙發上望著對方,表情凝重地開始為了去大陸好還是去京都好這話題,討論了很久很久。

最後採用和平解決法,決定把旅行的行程剖成兩半──你幫我買去京都的機票,我幫你買去北京的機票。然後,兩個人手牽著手,陪著對方去看想看的風景。

雖然旅行的行程有點緊,但是他們兩個玩得很開心。

魏海笙帶著宋弈軒買給他的單眼相機,一路上拍拍走走、走走拍拍。
入鏡的,除了隨處可見的美麗風景外,就是那始終很有耐性地拖著他的手陪著他的男人。

他把旅行的行程,用單眼一一記錄下來。

而在魏海笙被各式各樣的事情吸引住時,宋弈軒偶而也會趁對方沒注意,拿著手機按下快門。

某人吃飯時嘴角沾上飯粒的相片。
某人一邊捧著杯子喝牛奶一邊看電視,唇上沾滿白色泡沫的相片。
某人看到了新奇的東西覺得很驚訝地張大著嘴巴的樣子。
或者是某人一臉認真的挑著要帶回去給弟弟朋友們的禮物的樣子。

每一張每一張,在宋弈軒的手機裡,滿滿滿滿的都是魏海笙。

於是短短的旅行裡,最後積累出了上千張照片。

當結束旅行時,魏海笙回家後作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將這些照片存進電腦裡,一張張用繪圖軟體仔細地加工,作成了他們兩個獨一無二的紀念冊。

當魏海笙戴著眼鏡繪圖時,偶爾宋弈軒會站在他身後,也許是提醒他不要忘了休息,也許什麼都不說地站著看他忙碌,或者時不時地順口發表幾句對相片的想法及評語。

而那每一字每一句,都讓魏海笙仔細地記錄了下來,收進了紀念冊裡──那是他們往後要一起翻看的記憶。

在魏海笙悠閒地描繪著他們的紀念冊時,宋弈軒則為了長假後的大批工作量而焦頭爛額。

然而,當宋弈軒忙完他一片混亂的公事,可魏海笙卻還沒擺弄完他的紀念冊時,他也開始學著那已經在電腦前窩了好一陣子的人,慢條斯理地將手機連上電腦,更換起自己的電腦桌面,或者是資料夾圖示,最後甚至動手整理起了兩個人在旅行中買的東西,以及那即使在旅遊途中依然不曾間斷的明信片。

一天一張給對方的明信片,是兩個人從重新牽手後開始培養的習慣。在旅行中依然不曾忘記過──通常是兩個人走到哪兒玩到哪兒寫到哪兒,便寄到哪兒。

捲了捲袖子,他將塞買信箱的明信片,一張張整理好,有自己寫給對方的,也有對方寫給自己的。跟著抱著屬於自己的那一份,心情愉悅地走進書房。

看著那猶對著電腦螢幕忙錄的背影。他踱向對方,好不容易地在對方背後蹭出了個空位,從後抱著魏海笙一起擠在哪小小的電腦椅上。

將下巴擱在對方消瘦的肩膀上。他心情很好地輕哼著歌,一張張地翻看起了懷裡人寫給他的旅行日記。

 

創作者介紹

昨夜星辰昨夜風

莫穎‧Mo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