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00:31

一個人孤伶伶地站在散了人潮的棒球場門口,已近淩晨的時間裡,馬路上空蕩蕩的只剩下自己。
原本明亮的月光,被烏雲遮住了臉龐,只餘一圈朦朧昏黃光暈自雲縫間掙紮探出,一手抓著加油棒,吳子攸低垂著臉站在路燈下,頰上剛被搧了巴掌的地方還一片熱辣辣的痛感,疼得他有些呼吸困難。

身後的影子被一旁的路燈拉得好長好長,他不懂,明明就是六月中的悶熱天氣,為什麼他突然覺得好冷,凍得他不住發顫。

拉緊了身上那屬於夏季的薄外套,卻怎麼也阻擋不了那彷彿自身體內部一點一滴流溢出來的寒意。勾著嘴角勉強扯起了個慘澹的微笑,放任自己往後倒靠在燈柱上,嘆了口氣,他伸手自外套口袋裡掏出那支用了好幾年的手機。

猶豫著一個個清空了相簿和簡訊裡的檔案,可最後卻像越清越上火般,瞇著眼按開了電話簿,洩憤地叫出了那個幾分鐘前還是自己女友的人的電話號碼,抿著唇壓下了刪除鍵。

失神地望著手機畫面裡自動跳出的下一個號碼,顯示的名字意外地竟然是他那個好一陣子沒見到面的青梅竹馬。

歪著頭猶豫了好久,最終還是忍不住按下撥號鍵。

話筒裡傳來了熟悉的去電鈴聲,“嘟嘟嘟”的聲音讓他扯著嘴角愣了愣,說真的在這個撥打十組號碼能聽見十組不同歌曲的時代,他每次聽到這鈴聲就很想笑啊……

還來不及在心裡作無聊的吐槽,耳邊便傳來對方那因被吵醒而滿是不耐與沙啞的嗓音。

「……喂?」
「……」縮了縮肩膀,很突然地,他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明明有很多的話想要跟對方說;想問他這麼久沒聯絡到底在幹什麼、想對他抱怨著剛跟女友分手的憤怒、想對他大吐被甩了、被一個人單獨丟在球場外的委屈,可握著手機,他卻只能不知該如何是好地呆站在原地,感覺喉嚨像緊緊扼住般無法發出聲音。

話筒裡隱約傳來了細微的聲響──那是被子和床單摩擦著的聲音,伴隨著“啪”地一聲與對方那隱隱約約的嘆息,頓了好半晌後,最終是對方喊著他名字的嗓音。

「小攸。」

猛地回過神,在哪一瞬間裡,他突然覺得好想哭。

不知覺鬆開的手裡,那原先緊握著的加油棒受到地心引力的吸引,墜落在柏油路面上發出清脆的聲響,空下來的手無意識地揪著自己的外套下緣,吶吶地張了張口,卻只能悶著聲音回應對方般,喊著對方的名字。

「蔣喚……」

耳邊恍恍惚惚地再次傳來了對方的嘆息,然後是詢問他在哪裡的聲音,幾乎是垂頭喪氣地報出了路名,聽見對方吩咐著讓自己待在原處不要亂動,他點了點頭,接著在下一秒裡想起對方根本看不到後,連忙又應了聲好。

直到通話都不知道掛斷了多久後,他才想起來,自己忘了問對方能不能讓他借住一晚這件事。

望著手機鬱悶地苦笑著,抬頭,看見馬路對面燈火明亮的便利商店,猶豫了會兒後他抬腿往那裡走去。

聽著店員輕快的招呼在看見自己臉上八成清晰無比的五指印後尷尬地消音,吳子攸有些僵硬卻又覺得好笑地點了點頭,垂著臉直走到冰櫃前。
伸手拉開玻璃門,低溫的冷氣因著他的動作迎面撲來,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在要伸手拿啤酒時才想起來自己根本連晚餐都沒吃這件事──依著經驗二字談,通常在這種情況下喝酒,八成明天就又要胃痛得上醫院報到去。

皺著眉,改拿起一旁不含酒精濃度的啤酒花飲料,再晃到麵包櫃前隨手拿了個菠蘿麵包,走到櫃檯結帳,一邊面對著店員尷尬的微笑,翻找著身上的零錢,眼角餘光卻不經意瞄見了門外馬路上,某個剛剛還在電話裡嘆氣著的人,拿掉安全帽後正左右張望著的背影。

咦?
沒有想到對方會那麼快就趕到,他連忙加快了翻找的速度付了帳,丟下一句「發票不要了。」後就抓起桌上的東西往外跑。

而像是聽到他的腳步聲般,蔣喚轉過身來,暴露在口罩外的半邊臉,在背著光的情況下朦朧地讓吳子攸根本看不出情緒。

訕訕地刮著臉,他用著蝸牛爬行般的速度緩慢踱了過去,清楚地看見了對方那緊得不能再緊的眉頭時,傻笑地張了張口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打破沉默。
望著對方瞪著他不說話的樣子,吳子攸縮著脖子,卻突然看見了蔣喚眼下的黑色陰影,看著對方一臉八成又熬了好幾天的憔悴模樣,習慣性的墊起腳尖伸手順著那一頭亂髮,他突然很後悔剛才一時衝動打電話吵醒對方。

 

緩緩地繞過對方,他走到一旁的階梯上坐了下來。

「……這麼晚還找你出來,不好意思。」一邊說著一邊伸手拉開了易開罐的扣環,仰頭狠狠灌了一大口後,才想起來自己也買了對方的份量。

用手背抹了抹嘴,他拿起另一瓶飲料,朝對方晃了晃,「要喝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穎‧Moying 的頭像
莫穎‧Moying

昨夜星辰昨夜風

莫穎‧Mo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