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

自衣櫃裡取出魏海笙慣穿的T-Shirt與牛仔褲,再拿出件薄外套,宋弈軒坐在床邊,無奈地看著仍在床上掙扎的戀人。

距離登機時間只剩下三個小時左右的時間,魏海笙卻仍舊捲著棉被在床上翻滾著。

看著人幾度振作地撐起身體,卻又不敵周公魔力地在下一秒趴回床上,宋弈軒終於忍不住好氣又好笑地伸手隔著棉被拍了拍魏海笙那姿勢詭異而蹶著的臀部。

「……◎●○◎※⊕……」
模糊不清的抗議聲傳來,宋弈軒看著對方將臉埋在枕頭裡與之難分難捨的模樣,嘆了口氣,直接將手鑽進對方裹著的棉被裡,輕輕地在那人光裸的腰上搔了幾下。

「……唔、等、等等……噗、不要弄……」魏海笙低叫了幾聲,扭動著身子想閃躲,原本跪趴著的睡姿因為他的動作而重心不穩地往旁邊倒去。

「醒了嗎?」宋弈軒邊問著還邊惡劣地繼續撓人家癢。

用力拍掉作亂的大掌,魏海笙側躺在床上漲紅了臉回道:「我、我醒了啦!」一邊說著一邊瞪大那雙因笑意而水氣氤氤的大眼,試圖想給對方一個兇狠的眼神。

見狀,男人笑著俯身在那張猶有些微腫的唇上溫存地輕吻著。

「快起來吧。只剩下三個小時了,想睡等等車上再睡。」用拇指輕輕撫劃過魏海笙眼角那昨夜殘留的微紅,宋弈軒拿過一旁的衣服遞給對方。

「我去弄些簡單的早餐,你待會在車上吃。」語罷欲站起身來,卻連臀部都沒能離開床面三秒就被某人從後面抱著脖子撲了上來。

魏海笙才剛套好了T-Shirt,見宋弈軒要離開連忙整個人自棉被裡撲了出來,壓掛在宋弈軒背上,一手還不忘抓著自己的牛仔褲,哼道:「揹我。」

宋弈軒習以為常地雙手向後,托捧住戀人只穿了條內褲的臀部,安撫地輕拍了拍,側過頭在對方耳畔低聲笑道:「……怎麼了?今天一早就這麼黏人……」

聞言,魏海笙翻了個白眼,抱著宋弈軒脖子的雙臂故意使力收緊了下,一臉恥辱地抗議道:
「誰黏你誰黏你!我是腰疼好嗎?!還不都是你害的!」可惡,已經很久沒有被欺負到哭了,想起昨夜為了求饒,自己主動做出的那些事情,魏海笙恨不得乾脆就此一睡不醒。

真的是丟臉死了啊啊啊啊~~
更可惡的是在他做完那些羞恥到爆的事後,宋弈軒不但沒有罷手,反而更變本加厲地把他翻過來翻過去一路翻到天亮!

「嗯,都是我害的,是小的對不起大人您。」托著魏海笙的臀部,宋弈軒背著對方,站起身來就往浴室走去。不過……背著人上下輕晃了下身體,忍不住側頭問道:「昨天晚上你騎在身上時我就想說了,你好像重了一點?」

「幹啊!你你你你你宋董你知不知恥啊!一大早的騎什麼騎!」騎馬打仗嗎你!這是普遍級啊大人,一大早就要這麼營養嗎?!

「還有,我重你個頭啊!敢嫌老子胖你不要命了你。」魏海笙咬牙切齒憤怒道。

是誰一天到晚四五餐地把他當豬餵啊?說什麼太瘦穿西裝會不太好看,宋伯母……不對,現在是媽媽了。不斷說什麼媽媽看到會很不高興,於是逮著機會就不斷把食物往他嘴裡塞。
這才短短一個月他的褲子都變緊了!

魏海笙趴在宋弈軒背上惡狠狠咬住對方的脖子,怒道:「等我恢復行動能力你就完蛋了。」

「好,小的恭候大駕。」

彎腰將人放在馬桶上,看著魏海笙仍是疲累地揉了揉眼睛,宋弈軒轉身幫人取來牙刷與牙膏。

將牙膏擠在刷毛上遞給對方,他摸著青年的髮低聲問道:「很累的話,晚一天去?」

「啥?」正接過牙刷的手停在半空中,「蛋幾勒!晚一天去之類的話絕對不可以說,誰說我累的我馬上就好!」不服氣地瞪著眼,魏海笙直接張嘴含咬住宋弈軒手裡的牙刷,伸手拉過方才隨手掛在毛巾架上的牛仔褲,急忙想把褲子套上。

開什麼玩笑,宋弈軒根本是拚了老命才擠出那麼多天連假,讓他們度蜜月用,怎麼可以浪費在睡覺上!

可沒想到自己越緊張就越手忙腳亂,尤其昨晚被過度使用的腰,此刻更是痠疼得讓魏海笙根本彎不下去。

嗷嗷,宋董你這淫魔!我恨你!
見魏海笙的臉越來越紅,褲子卻依舊卡在腳踝,宋弈軒嘆了口氣,彎下身子說道:「你乖乖刷牙。」跟著屈膝半跪在對方身前,幫人把根本套反了的褲子拉下來,再拍了拍魏海笙的小腿示意對方將腿抬高後,一臉認真地幫魏海笙穿起褲子。

魏海笙咬著牙刷低頭任自家男人服務著,那雙拉著他褲頭的手上,有著昨天早上兩個人在大家面前誓約時,他親手為宋弈軒套上的戒指──只屬於他們兩個人的結婚戒指。

戒指上的碎鑽正閃閃發亮著,魏海笙低垂著臉,望著男人屈膝幫他穿著褲子的情景,忍不住彎起了嘴角。

在腰間的鈕扣被扣好,宋弈軒拿著不知道從哪變出來的皮帶,正半環著他將那皮帶穿進褲腰上的皮帶環裡時,魏海笙拿開牙刷,踮腳在對方臉上印上一個充滿薄荷涼意與泡沫的吻。

創作者介紹

昨夜星辰昨夜風

莫穎‧Mo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