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

魏海笙很怕黑,非常非常地怕黑,而宋弈軒深知對方有多恐懼黑暗。

是故,當他們所乘坐的電梯突然不尋常地大力震動了下後,瞬間陷入一片漆黑時,宋弈軒能反射性地在魏海笙回過神來前,伸手將站在自己右側的戀人攬進懷中,跟著連忙將每一個樓層的按鈕都按了一回後,就著記憶裡的位置按下了緊急通報鈕。

魏海笙還來不及慘叫,就被人緊緊抱在懷裡。清楚地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揪住宋弈軒的衣服,深呼吸了幾口氣,卻還是無法抑制一波波隨著四周的黑暗而湧上心頭的害怕與恐慌。

黑暗、疼痛、哭泣聲、血……

魏海笙緊閉著眼睛,痛苦地低喘了聲。

「乖,別怕,我在這裡。」宋弈軒保護性地將魏海笙的臉壓向自己懷裡,一邊自牛仔褲口袋裡掏出手機──理所當然地完全沒有訊號。

單手飛快地在觸控螢幕上滑動著,他將手機螢幕設置成永久保持光亮遞到戀人手裡,低聲安慰道:
「我已經通知警衛室了,很快就會有人來。沒事的,怕的話就玩這個好嗎?你看這裡我一直過不了關,你比較厲害幫我玩玩看?」

感覺魏海笙悶在他懷裡搖了搖頭,宋弈軒抬手摸著對方的臉頰,還沒來得及開口,就感覺到指尖那冰冷的涼意。

心疼地反覆低頭輕吻著對方的頭髮和額際,宋弈軒活了幾十年,卻從來不曾像現在這樣般,如此痛恨自己的無能為力。

一直到緊閉著的電梯門被人強硬破開為止,他都只能緊緊抱著對方小心翼翼地給予自己唯一能給的安撫與親吻。

 

◎散步

牽著宋弈軒的手,在無人的小公園裡慢慢散步著,魏海笙好心情地笑著。
如果可以,他希望這輩子都能像這樣牽著宋弈軒的手,兩個人一起散步、一起買菜、一起做任何事,一直到死都不放開。

宋弈軒寵溺地看著戀人眉開眼笑地,說著今天在出版社遇到的趣事,那一雙靈活的大眼彎得連他都忍不住跟著微笑了起來。
如果可以,他希望這輩子都能像這樣看著魏海笙開心的模樣,沒有難過、沒有疼痛、沒有傷心,一直到死他都想努力讓這個人快快樂樂的,沒有任何遺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穎‧Moying 的頭像
莫穎‧Moying

昨夜星辰昨夜風

莫穎‧Mo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