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紅包。

魏海笙趴在宋弈軒身上,膩歪地一手摟著對方的脖子,一手攤開在男人面前開心地說道:「宋董,新年快樂!紅包紅包!」

聞言,宋弈軒訝異地繞高了眉,偏頭看向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大孩子笑著問道:「怎麼今年突然想要紅包了?」前幾年給時不是都不要嗎?

像是知道對方未說完的話是什麼,魏海笙皺了皺鼻子回道:「去年是去年,今年是今年啊,今年不一樣了嘛!」一邊說著一邊還用手催促性地在宋弈軒的大腿上拍了拍。「快點快點,快給我紅包。」

「是是是。」好笑地在那股起的臉頰上輕咬了口,雖然不知道對方口中的“不一樣”究竟是哪裡不一樣了,宋弈軒卻仍然好脾氣地順著對方的意思,闔起手上正閱讀到一半的書,探手繞過魏海笙的膝下,像抱著孩子般將人舉了起來。

猛然被人高舉起來,魏海笙嚇了一跳,反射性地摟緊了對方的脖子。
看宋弈軒似乎打算就這樣抱著他走回房的樣子,魏海笙連忙拍了下男人的肩膀,低喊道:「蛋、蛋幾勒!我才不要看著你準備紅包!快點放我下來,我要在客廳等你啦。」

聞言,宋弈軒停下腳步,看著對方莫名堅持的模樣,無可奈何地轉身將人重新放回沙發上,伸手揉了揉對方的頭髮笑道:「你今年要這麼神秘啊?」

「嗯嗯!」魏海笙盤著腿坐在沙發上,用力點了點頭:「沒錯,就是這樣,所以你快去快去。」邊說著還邊甩了甩手。

「調皮鬼。」笑著捏了下魏海笙的臉頰,彎腰在那微抿的唇瓣上親了下,他摸著對方微微泛紅的臉頰,低聲問道:「那麼,你希望紅包裡會有多少?」

「我怎麼知道啦,看你的心意和創意啊。」催促地輕推著宋弈軒的胸膛,魏海笙在對方又吻上來前趕緊喊道:「等等再讓你親啦,你快點!」

真是的。魏海笙看著對方似乎有點不情願地離開的背影,想了想,復又提高音量在男人背後追喊了句:「心意喔,要心意就好。」

看著臥室的門在眼前關了起來,魏海笙連忙跳了起來,跑到電視櫃後頭將早就準備好的紅色盒子拿了出來,在宋弈軒出來前趕緊回到沙發上,且不忘將那盒子放在身後用抱枕和毛毯掩蓋好。

須臾,宋弈軒打開房門,手裡拿著一個一看就頗有份量的紅包袋走了出來。

將那喜氣洋洋的紙袋交給對方,宋弈軒低頭吻了下魏海笙的眉心,跟著重新在沙發上坐了下來,還不忘拿過方才被放在一旁的書準備繼續方才被打斷的閱讀。

魏海坐笙坐在一旁,看著手裡熱騰騰的紅包袋,疑惑地擰著眉問道:「我不是說心意就好嗎?怎麼這麼厚?」

「嗯,是心意沒錯。」男人頭也不回地答道:「是我的心意。」

「啊?」啥啊?
魏海笙滿臉困惑地打開紅包袋,一看差點忍不住翻白眼。

財產讓渡書!
竟然還已經簽好名蓋好章了!

魏海笙被打敗了。
他覺得他費盡心思準備好的東西,一放在宋弈軒面前根本就弱爆了!
弱爆了啊啊啊啊~~~!!

誰要這種東西啊。(怒)

忿忿地將手裡那張多少人夢寐以求的紙當垃圾一樣揉成一團,隨手就往旁邊扔,魏海笙瞪著眼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地撲到宋弈軒身上,直接伸手探進對方的牛仔褲口袋裡撈啊撈地,撈了好半天才總算挖出了個一塊錢。

他自動自發地把銅板放進剛才的紅包袋裡惡狠狠地塞回對方手上,魏海笙跪在沙發上插腰道:「再給我一次。」

被魏海的舉動給弄得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宋弈軒看著魏海笙鼓起的臉頰,雖然一頭霧水地卻還是按著對方的命令動作。

只見魏海笙收下紅包後,心滿意足地笑彎了眼,彷彿手裡握著的是什麼在珍貴不過的寶貝般,珍惜地將那個裝著一塊錢的精美紅包袋收進口袋裡,接著深吸了口氣,半側過身小心翼翼地自身後捧出了個紅色的盒子。

宋弈軒疑惑地打開面前那個頗有重量的盒子,在魏海笙彆扭又隱約帶著點羞澀的目光下,一一看清楚裡面的所有東西後,忍不住微紅了眼眶。

鏡子、蘋果、一對用兩個人照片訂做的娃娃」一個紅包袋、幾支畫筆、一本手工繪本、還有魏海笙一直小心翼翼地收藏著的已過世父母的結婚照、和據說是當年魏母準備要留給媳婦的玉鐲和飾品,最後是一張寫了字的小紙條:


『新年快樂!前幾年都沒有特別準備禮物或紅包,但是去年我們結婚了,所以總覺得好像要做一點特別的表示。我想了很久也不知道要送什麼,你知道我最不擅長送禮物了,所以,我只好把我最重要的寶貝交給你了,你要好好照顧他喔。

還有有我的未來、我的人生也通通都交給你啦。

P.S.不准退貨。(拳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穎‧Moying 的頭像
莫穎‧Moying

昨夜星辰昨夜風

荷酒釀湯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