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

四周是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黑髮綠眸的孩子蜷縮在角落裡,正努力地縮起那小小的身體。

=========================

阿斯加德‧閃電宮

奪過Loki捧在手中的書本隨手扔到一旁,阿斯加德的新上任的王者此刻正居高臨下地壓坐在弟弟身上。

雷神赤裸的背脊上密密麻麻的抓痕綜橫交錯著,有的甚至抓破了皮肉翻出細小血珠,混和著汗水,順著那結實的肌肉線條緩緩滑落,滴落在邪神裸露在床單外的蒼白大腿。而那厚實的肩膀上齒痕清晰可見,有的甚至被咬掉了一小塊皮肉,但偉岸的神祇卻完全不以為意,畢竟他也同樣在對方身上留下了為數可觀的“記號”。

手上的書本被人強行奪走,Loki卻像是早就習以為常般,沒有產生太大的反應──畢竟類似的行為在過去的幾千年裡,層出不窮。

只要Thor心血來潮認為自己需要Loki的注意,那怕是親愛的弟弟正在實驗什麼一但失敗可能會炸毀整座金宮的超高危險性魔法,大王子殿下也照樣我行我素的打斷對方。

有一回甚至搞得Loki有好長一段時間只能被迫搬來閃電宮和這頭熊同吃同住。
既然都已經忍受了那麼漫長的時間,只是搶走一本書而已,對Loki而言有什麼好在意的呢?

思及此,Loki索性放鬆了身體往後仰靠著床頭,舒適地閉上了眼睛假寐,打定了主意不願再與對方交流,完全視壓在自己身上的“龐然大物”為無物。

或許是兩人的相處太過自然,也或許是Loki潛意識裡仍對過往保留一絲不願承認的依戀,讓他忘了現在的Thor已經不是當初那個直來直往毫無心機的單純神祇──在經歷過弟弟的刺殺與背叛、父神的沉睡,及被放逐到米德加爾特的一切之後。

Loki的反應,讓他的兄長面色不悅地瞇細了一雙藍眸。Thor忍不住用手緊扣住Loki的下顎骨,直接用力地將人往前扯離了牆面。

他強硬地抬起弟弟的臉,語帶威脅地說道:「你最好睜開眼睛,Loki。」,另一隻手同樣也沒閒著,順著Loki裸露在外的大腿直接探進了對方的腿根。「記得嗎?我想我應該說過不允許你的任何迴避。」一邊說著一邊掐住了那正安靜的沉睡在弟弟腿間的性器。

在下身的要害被人抓住時,Loki睜開雙眼怒瞪著對方,在看見Thor臉上那蠻橫主宰的神色,忍不住嗤笑了聲:「……真不知道Odin要是得知自己的繼承人是個喜歡幹男人屁股的變態時,會露出什麼表情……啊,Frigga一定會嚇得暈過去,你說是嗎,哥……唔!」未完的挑釁話語被猛然刺進體內的手指給硬生生扼死在喉中。

Loki咬牙忍受著指甲劃過穴口的撕裂傷時的帶來的強烈疼痛,細長的手指反射性地緊緊抓住Thor那正不斷在他體內四處刮搔肆虐著的手,指尖用力得幾乎刺進了那古銅色的臂膀中。

Thor手上的抓痕有多深,就表示Loki感受到的痛楚有多疼,不同的向來是驍勇善戰的雷神只將手臂上的抓痕當作是小貓惡作劇的輕撓,不痛不癢;可向來被父神兄長給護在身後,母親一路疼寵至大的小王子對疼痛根本一點抵抗力都沒有,不然當初在米德加爾特時也不會因被那綠色的怪物摔了幾下,便徹底降伏。

「我記得我應該同樣告訴過你,不要再試圖刻意挑釁,弟弟。」看著Loki臉上不斷冒出的冷汗,Thor低頭語調輕緩地在對方耳邊呢喃道。

Loki咬唇瞪著Thor那面無表情模樣,指尖在不知不覺間凝化出冰刃,同樣不留情地刺進了雷神的手臂裡。

溫熱的血液自THOR的左臂緩緩溢出,暗綠色的眸子與直視著那雙湛藍色的眼珠,兩個人誰都不願服輸地僵持著,直到一滴鮮紅血珠自Loki緊咬著的唇瓣間滴落,墜散在Thor的大腿上。

他這才注意到弟弟臉上那幾日過去卻依舊染滿斑駁血跡的薄唇。

曾經被縫上的唇瓣在鮮紅血色的點綴下更顯慘白,而那些個刺目的縫痕在經過自己失控的啃咬後,全惡化成了一道道癒合緩慢的撕裂傷,宛若一群醜陋的蛇,正張牙舞爪地攀爬在Loki原本形狀優美的嘴邊,幾乎稱得上慘不忍睹。

輕“嘖”了聲,Thor一臉不豫的抽出仍插在Loki體內的手指,煩躁的地耙扯著頭髮。

他是真的沒有想到被剝奪所有神力的弟弟,會連身體的自動修復機制都一起跟著退化,甚至還變得像凡人一樣遲緩──否則像這種往日一個轉眼就能止血甚至痊癒,對阿斯嘉德神族來說根本不痛不癢的小傷口,怎麼可能會像這樣,都過了這麼長時間卻依然時不時地淌著血。

看著Thor臉上的神色,Loki嘴角微揚地扯出了一臉譏誚,開口諷道:
「……怎麼?這些傷口太美,美得讓你說不出話來了嗎?」說話間連帶扯動了唇上的傷,紅色血珠自翻裂的唇肉中向外溢出匯聚在Loki唇尖,與那蒼白得近乎透明的臉色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Thor不語,沒有理會Loki蓄意的挑釁,只沉默地低著頭,面無表情地瞪著那顆不知為何總讓他感覺無比礙眼的血珠。

Loki無聲地冷笑著,還未來得及說出更多諷刺的話語,就只見哥哥那張讓他厭惡得很不得一手撕裂的臉龐,突然快速地朝自己壓了下來,接著溫熱柔軟的物體便冷不防地從自個兒的唇上劃過,輕柔地舔去那顆上搖搖欲墜的血珠,跟著像在安撫自己般輕吮著他的唇瓣,來回流連著。

Loki根本無法反應也來不及反應,在Thor低頭靠近他時,他還以為自己唇上那好不容易才稍微癒合的傷口又會再度被撕裂,他從來沒有想到,在他對Thor做了那麼多的事情,甚至處心積慮地想要殺掉兄長後,還能夠得到兄長近乎憐惜般的輕吻。

很小很小的時候,當他被熱湯燙紅了唇瓣,或者吃飯時不小心咬破了自己的唇時,他的兄長也曾經用著充滿憐惜疼愛的神情,輕輕地吻了下他的嘴,溫柔地摸著他的頭安撫說到:「Loki乖,沒事的,哥哥幫你把痛痛轉到哥哥身上了,你看,親完後就不痛了對吧。」

兄長溫熱的氣息如浪花般一波波打在Loki的臉上,一次又一次輕拂過約頓海姆人天生偏冷的肌膚。
Loki不知道自己怎麼會突然想起這段往事,他以為自己早已經將那些個虛偽噁心的記憶給丟棄在腦後。

不、不行,再這樣下去自己總有一天又會被人丟棄……

在感覺Thor的舌正嚐試地叩開自己的牙關時,Loki卻像是突然驚醒了過來般,下意識張口兇狠地朝那柔軟的肉塊用力咬下。

濃厚的血腥味霎時充滿了口腔鼻尖,Loki伸手用力地推開正摀著嘴角,狼狽得有些可笑的神祇,在雷神措不及防的情況下,對著那佈滿鬍渣的堅毅下巴一個用力揮拳而出。

趁著Thor摀著嘴還無法反應時,Loki卻已抓到空檔拉緊了身上纏裹著的床單跳下床去,快速地消失在Thor面前。

無法使用神力的拳頭,對阿斯加德新上任的王者來說,本就該如小貓輕撓般,不痛不癢,而真正讓Thor無法接受的,是Loki竟然至今還有想從他身邊逃跑的念頭!

隨口將嘴裡的鮮血吐在一旁,阿斯加德新上任的王者,再次被自己的弟弟逼得徹底失控。


=============

TBC

因為第一集的毒蘋果一直被說好痛,所以我有試著把痛度下降了。(掩面)
不過倒是收到感想,大家表示,哥哥越來越渣了。OTZ


創作者介紹

昨夜星辰昨夜風

莫穎‧Mo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