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手裡的購物袋和包裹暫放在地上,魏海笙撐著門喘了口氣,被雨淋濕的瀏海仍不住地滴著水,時已入秋,剛下了場暴雨的傍晚,氣溫涼得讓他忍不住連打了幾個噴嚏。伸手揉了揉鼻子,他連忙從溼透的外套口袋裡掏出鑰匙,打開門進屋。

顧不得先換下濕衣,魏海笙把鞋子一脫便趕緊衝進廚房,小心翼翼地將剛從店裡拿回來的特製小蛋糕從袋子裡取出,深藍色的蛋糕盒被打進袋子裡的雨水給暈濕了好大一塊,有點擔心地打開盒蓋一看,魏海笙鬆了口氣,還好當初選包裝時就特意挑選了材質較厚的紙盒,盒子內部並沒有水氣進入,裡面的蛋糕依然完美無缺。

將忙了一下午才做好的蛋糕放進他的甜點小冰櫃中,魏海笙這才終於扛不住涼意地站起身來,打算先進浴室沖個澡,接著趕在宋弈軒下班回來前做好晚餐。

今天是他們結婚三周年的紀念日。

原本魏海笙老早就和男人說好要一起排個小假期,到國外去過幾天悠閒的結婚紀念日。可沒想到天公不作美,從一個禮拜前氣象台就每天重複播報著這兩天會有秋颱來襲的消息,別說出國了,看看外面突如其來的暴雨,這下根本連出門都很困難。

雖然兩個人前幾天就已經取消行程,可假都排好了,即使不能出門去玩,做個小蛋糕慶祝一下也是可以的。

一邊脫著身上溼答答的薄外套和上衣,一邊想著晚上的菜單,魏海笙剛把自己扒光推開浴室門,就發現不知道為何提早回家的男人正躺在浴缸裡閉目養神。

咦?

聽見開門的聲音,宋弈軒睜開眼睛,一轉頭就看見渾身光溜溜的戀人,正站在門口一臉驚訝地望著他,一頭黑髮濕得滴水。

「怎麼突然提早回來了?」明明這幾天都要過了晚餐時間才會看到人。
忍不住打了個寒顫,魏海笙走到花灑下方,伸手扭開水龍頭隨口問道。可還沒等水珠灑落身上,就被早已跨出浴缸的男人給拉進了懷裡,抱進早已放滿熱水的浴缸中。

沒有回答對方的問題,宋弈軒擰著眉,不發一語地摸了摸那仍泛著涼意的肩脖,伸手輕壓著戀人的肩示意對方往下躺些,直到那溫熱的水泡過肩膀。男人轉身拿下花灑試了下水溫,接著便半跪在浴缸外幫魏海笙沖洗起那頭被雨水淋濕的短髮。

浸泡在溫暖的熱水裡,魏海笙舒服地吁了口氣,頭皮上揉按的力道適中,熟練得讓他都快忘了對方第一次幫自己洗澡時有多麼手忙腳亂。

他瞇著眼仰頭看著男人抿著嘴的專注模樣,嘴角略顯僵硬的線條充分顯示了對方現在不甚愉悅的心情──這才想起從他進門到現在宋弈軒都沒開過口呢。腦子裡隱隱約約浮現出男人今早出門時還不忘嘮叨交代他『今日八成會下雨,沒有事情不要出門,就算要出門也要帶傘,或者下雨了就坐車回家』的畫面,魏海笙有些心虛地揉了下鼻子,清了清喉嚨辯解道:「我真的不是故意不帶傘的,我出門都還有太陽的。」

跟著意料之中地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唔,看來是真的生氣了。

兩個人共同生活了那麼多年,他知道宋弈軒最不喜歡的就是他不好好愛惜自己的身體這件事,尤其是在他感冒都還沒好全還貿然淋雨回家的情況下。魏海笙吸了吸鼻子,擺出一臉無辜地模樣反手拉住了對方正忙碌的手,探頭在那線條冷硬的面頰上親了下,這才坐起身來一手圈抱著對方的脖子,一手舉起作發誓狀嚴肅認錯道:「我保證下次不會再這樣,如果再遇到臨時下雨的情況,一定會坐計程車回家,或者打電話給你。不要生氣了,就饒過我這次?」

「你上次也這樣說,結果呢?嗯?」可惜他家宋董今天郎心如鐵特別冷硬。「知道颱風要來為什麼還出門?而且不帶傘。」

聞言魏海笙一愣,突然想起兩個多月前他好像也幹了同樣的事,然後好像也掛了差不多的保證。可是,他這次是有正當理由必須要出門的啊,雖然那理由現在還不能說。「……總之這次不一樣,我是有原因的出門,所以這次不算,你不能生氣。」

「什麼原因?」宋弈軒單手扶著對方的腰問道。
「唔,現在不能說。」魏海笙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搖晃對方無恥地耍賴道:「我下次絕對不會再隨便淋雨回家,我保證。」

「如果再犯呢?」
「再犯就……」魏海笙瞇著眼思考了半晌,最後破罐子破摔道:「再犯就隨便你處罰。」一半出於自己不會再犯的自信,另一半則來自宋弈軒根本拿他沒辦法的無賴心理。

殊不知宋董這回完全鐵了心要讓他得到教訓。都已經是容易偏頭痛的體質了,還老是喜歡淋雨這到底是什麼毛病,不矯正不行,於是他繼續郎心如鐵道:「下次再犯就穿上宋弈傑上次送你的衣服,三天。」

腦子裡瞬間浮出宋弈傑上回莫名其妙塞給他的水手服,魏海笙噎了一下,忍不住討價還價道:「三天太多了,一天……不,半天?」

「再討價還價就七天。」
「等等等等,三天,我突然覺得三天非常好,就三天。」默默在心裏決定要把那件破衣服偷偷拿去丟掉,魏海笙攬住宋弈軒,在對方臉上蹭了蹭繼續哄道:「那不生氣了?嗯?」

宋弈軒根本拿他沒轍。
畢竟是連大聲說話都捨不得的人,就算真的生氣,看對方頂著一頭泡沫都還不忘扮軟耍賴哄他的模樣,根本沒辦法氣太久。宋弈軒嘆了口氣,只能認輸道:「躺好。」

見狀,魏海笙忍不住在心裡比了個小小的“耶”,重重地親了口男人的薄唇,這才鬆開手美滋滋地躺回原位,繼續接受戀人的服務,舒服地瞇起了一雙大眼,還不忘得寸進尺地指揮道:「左邊,唔,那裏有點癢,快點快點,不然我客訴你。」

宋弈軒簡直要被他氣笑。

一口咬上那被熱氣蒸得紅噗噗的臉頰,宋弈軒隨手撈出扔在浴缸裡的花灑咬牙道:「你就繼續這樣氣我,下次再這樣,乾脆哪裡也別去了,拿根繩子綁我身邊每天陪我上下班。」

「嘿嘿。」賴皮地乾笑了幾聲,魏海笙閉上眼睛,任對方幫他沖去滿頭的泡沫。

一直到兩人磨磨蹭蹭洗完澡後,魏海笙又用口讓被他蹭得火起的男人出來一次後,這才想起來自己根本沒有拿換洗衣服進來。

================

TBC~

斷在這裡是因為這數字太適合海鮮了。(毆)

太久沒寫這對,手生,抓了幾次才隱約抓到他們不斷放閃的FU,下次絕對不來了啊。QAQ

然後這篇依然在放閃,本來想讓他們吵架的,但是就......吵不起來啊。我拿他們沒輒。

話說我本來想寫個三千字短篇紀念一下,結果,又爆字數了啊。OTZ

店裡的網路太不穩了,試了幾次才發成。

剩下的這幾天發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穎‧Moying 的頭像
莫穎‧Moying

昨夜星辰昨夜風

莫穎‧Mo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