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別的要買嗎?」伸手自架上拿了包衛生紙和衣物柔軟劑放入推車中,錦戶偏頭詢問著身旁那帶著鴨舌帽,低著頭不知道在算些什麼的戀人。

「……唔嗯…蛋、肉片、兩人份的米、食材之類的都拿了,應該沒有了吧……」內微偏著頭,扳著手指碎念道。

“應該”?

聞言,錦戶挑眉瞇了瞇眼。
「是嗎?真的沒有了嗎?要是你等一下又說忘記買什麼我可是不會理你喔!」仍是不放心地再次確認道,雙手也跟著翻看起推車裡的東西。

上回這傢伙也是回答他同樣的話,結果都快回到他家了才又在那邊大喊:「小亮怎麼辦?我忘記買衛生紙和牙膏了!」

怎麼辦?
當然是再折回去買啊不然還能怎麼辦!
要内先來他家住一晚,隔天下戲後再一起去買他又不肯,堅持要回自己家睡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也不想想他又不是沒住過,想當初那房子還是兩個人一起去看、一起租甚至還一起佈置的耶!
他就不相信內現在住的地方有比那邊好!

真是的,想到這錦戶就滿肚子氣。

自從內歸附後,接連著兩部戲的拍攝地點都是在東京。
既然同在東京,錦戶理所當然地就在一瞬開拍的前兩天撥了通電話過去。問那傢伙幾時要來,他好排出時間去接他回家,然後還可以順便幫他整理一下行李。

可他卻完全沒有想到得到的竟然會是:「小亮不用了,我已經訂好旅館了。」這種鳥答覆。
跟著他甚至連“為什麼”都來不及問出口,就被內的一句:「啊,橫山找我,小亮就先這樣喔。」給掛了電話。

還記得在一片熟悉的嘟嘟聲中,他連橫山三更半夜地找内想幹嘛這種問題都無法思考,整個腦子完全被内的那句“小亮不用了!“給佔據,然後傻楞楞地握著手機呆站著,直到接到仁那笨蛋打來的電話為止。

再後來,只要他每次想問内究竟為什麼不肯搬過來時,得到的都會是那人一臉彆扭地支支嗚嗚最後語焉不詳草草帶過的回應。

然後情況就一路僵持到内都已經找到短期租屋的現在。

吼,真的是越想越生氣。
下意識地收緊拳頭,他現在簡直莫名其妙地鬱悶到想大吼。

「……亮?」有些好笑的看著一旁那個手裡緊握著他的衛生紙,面無表情正在神遊狀態的錦戶,內試探性地低喚道。

啊勒?真的沒有反應耶!

那現在是怎樣?他該一邊應付旁邊那個好像已經認出他們的太太,一邊好心的等他魂歸故里,還是乾脆搖醒他?

啊,不然乾脆丟下他跑掉好了……不過這樣下次大概就別想錦戶會再著陪他來買東西了。
而且小亮最近DV男演得太逼真,萬一要是留他一個人下來,被認出他的太太們隨手拿商品砸死怎麼辦?

雖然腦子裡整不斷繞著些惡趣味的想法,但想歸想,内也知道現在可不是開玩笑的好時機,必須趕在被更多人認出他們前先離開這裡。

抬頭對著那個正舉著手指著他們跟旁邊人不知道說些什麼的太太微微一笑,內伸手搖了搖錦戶的手低喊道:「小亮!」

看著錦戶皺了皺眉像是如夢初醒般地望著他,內就覺得想笑。

「不要突然發呆啦,把我的衛生紙都抓皺了,趕快走了啦!」碎念地抱怨著,他伸手接過錦戶仍抓在手裡的衛生紙丟進車裡,然後側過身體在別人看不見的情況下,暗示地偷打了錦戶的手臂一下,跟著頭也不回地推著車走掉。

錦戶擰著眉,看著前面那個自顧自地走掉的背影,總覺得心裡像有什麼東西梗在那裏一般,讓他覺得十分的不舒坦。

側過臉面無表情地看了那位猶盯著他的太太一眼,他臭著一張臉老大不爽地跟上内的腳步。

 

──────────────────────────────────────────────────────────

將手上提著的大包小包暫時歸至左手,錦戶自口袋裡掏出鑰匙開門。

沉默地跟在内身後進屋,他側身以腳踢上門版。
“碰”地一聲,發出不小的聲響。

明明是自己製造出的聲響,可錦戶卻像是被嚇到般下意識地縮了縮肩,然後直覺將目光轉向內。
可發現那人卻像根本就沒聽到聲音般,不痛不癢地完全不理會他,只自顧自地朝著無人的房子說著:「打擾了。」

擰眉看著内抱著紙袋走進屋裡的身影,錦戶將東西暫時放在玄關的木製地板上,彎身脫下腳上的短靴。原先就已不太好甚至稱得上是惡劣的情緒,在聽見那帶著淡淡金屬感的聲音迴繞在耳邊時,更是又陰霾了幾分。

嘖,真是令人火大。

有些煩躁地站起身一把抓起提袋,他暗著張臉走進客廳,將手上的東西給扔上沙發,都還來不及坐下,眼角餘光卻又不小心瞄見那打一進門後就被內扔在桌上,裡面裝滿了食材的牛皮紙袋。

「喂、就說了吃的東西要先放冰箱,不然會壞掉!」習慣性地朝那已累趴在沙發上的人碎念了幾句,他抱起袋子就要往廚房走去。

可還沒走上幾步,就被内給喊住。

「啊,小亮等等。」

回過頭,就見内正伸長了手,在一旁的茶几上摸找著他之前留下來的粉紅色髮夾,然後掙扎著坐起身來。

將前額過長的劉海夾起,内挽起袖子,抓來方才被錦戶擱在沙發上的塑膠袋,然後頭也不抬地一邊翻看著裡面的東西,一邊說道:「唔,先讓我把我的東西拿出來。」

聞言,本就擰起的眉又再打上個死結。
「你今天也要回去?」不是說明天放假嗎?幹嘛不直接住下來?

「嗯。」內點了點頭,手上依舊忙著分類兩人的東西。

「為什麼?」低沉著嗓音問道。老實說,他現在真的有種完全不了解眼前人究竟在想些什麼的感覺。

「嗯?什麼為什麼?」內有些心不在焉的回道。

「為什麼要回去?你不是說了明天放假?」說真的,他本來以為内今日會留宿。

難得遇上内休假,而他也只有早上一個簡單的雜誌訪談拍照的工作。
他甚至都已經計畫好明天等他工作完畢後再回來喊内起床,然後帶著内一起去看他嚷嚷了很久,一直說很想看的電影,跟著去吃飯,再順便借些新出的DVD一起回家看的。

他連電影票都訂好了。

「啊?」有些疑惑地抬起頭,內有些搞不懂他要不要回家這跟明天放假有什麼關係?

「不是說了明天要去看電影嗎?既然還要見面為什麼不乾脆直接住下來?」
打從內歸復後就一直是這樣,莫名地堅持絕對不住在這裡,不管多晚都要回到那個簽了短期租約的地方。
說實話,他真的不知道究竟為什麼?

「……我、我們可以明天約在電影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穎‧Moying 的頭像
莫穎‧Moying

昨夜星辰昨夜風

莫穎‧Mo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